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宝宝的脸型是纯正的心形脸,简直就是从清露的那张脸上直接扒下来的,就连颧骨上那两团一笑就堆起来的小肉肉都丝毫不差,哪怕她长大成人了,依旧带着这样的婴儿肥,使得她完美继承了清露不显老的优良基因。

    有了这样的一张脸,也难怪包括清露在内的所有人在甫一见到她时,都会大声惊呼,“像,太像她娘了!”当然了,假如仔细看下去,就能发现很多她容貌上像秦怀恩的地方,总之一句话,宝宝的样貌是这夫妻两个的完美结合!

    清露这边正想仔细看看,那边秦怀恩已快手快脚地把宝宝包了起来,抱在了怀里。

    清露不开心了,“哎,我还没仔细看呢!”她现在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秦怀恩先说,“这上秋了,天气凉,”虽说北平的气候无法和双岭村比,就连秦家村也比不上,但毕竟是纯正的北方,可比旧都凉爽多了,接着又说,“你也累了,必须得好好歇着,总之宝宝是生下来了,往后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急什么?!”接生婆子和嬷嬷们也劝了起来。

    清露想了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再说过了最初的兴奋劲儿后,刚刚生产完的她,也的确是劳累得很,便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并没想到,秦怀恩这个家伙,骗起人来,那是能把人坑得倾家荡产的。

    秦怀恩抱起宝宝后,就转到了屏风外,这里的人比内室里可多多了,有程一针、有睿儿、有五个小子、有郑婉姝和樱子,还有以潘夫人为首的,够资格的露城家眷们,一见秦怀恩出来,都呼啦啦地围上来,来看孩子。

    开始时,秦怀恩还忍着,尤其是听到大家的夸赞,那绝对是喜上眉梢,乐得跟又娶了一回清露似的,但是渐渐地秦怀恩就变得烦躁起来,因为他觉得,这些人打扰了他和闺女的相处时光。

    程一针说,“秦大郎,你这些儿子我都不要了,你就把这丫头过继给我吧!”,这终于成了压倒秦怀恩的最后一根稻草,于是,转眼间秦怀恩就不见了。

    程一针先是一愣,继而大叫起来,“你们瞅瞅,你们瞅瞅,他这个小气吧啦的样儿,我不过就是说说,又怎么了?”朝着虚空大叫,“秦大郎,你倒是出来一下子啊,我这还连抱都没抱上呢,你不至于的吧?!”其实不光他没抱上,这么些人,就没一个有机会抱上宝宝的。

    实际上,秦怀恩就是至于的,自打宝宝出生后,秦怀恩就和这孩子再没分开过,奶娘隔着屏风给宝宝喂喂奶,那就算是父女分离了。

    程一针算什么?就连清露想抱下宝宝,那都得和秦怀恩商量好久,而且抱到手里边后,秦怀恩就在一旁眼巴巴地盯着,清露似乎都能听到秦怀恩在心里读秒的声音。

    很多时候,清露气不过,怒道,“秦怀恩,合着我是母老虎怎么着?还能把宝宝放到嘴里吃了?!”实在是秦怀恩太过份了。

    秦怀恩尴尬地笑着,并不解释,后来清露渐渐地发现了,秦怀恩并不是不信任她,而是秦怀恩真心不愿意和宝宝分开,哪怕仅仅是这么一时半刻的,也让秦怀恩感到无比难受。

    这……让清露怎么说呢?简直是啼笑皆非,她见过喜欢孩子的,可真没见过喜欢到这种程度的。

    清露既不舍得秦怀恩难过,又想争取到自己的“权力”,为此想过了非常多的办法,比如,给秦怀恩安排各种活计什么的,但是没用。

    秦怀恩不管干什么,都把宝宝放在怀里带着,为了让孩子舒适些,清露不得不发明了一种布兜,让秦怀恩挂在胸前,后来随着孩子渐渐长大,这布兜也在不断的改良中,先是增加了一个藤编的柔软底座,空间变大,可坐可卧,后来直接就变成了一张舒适的小床,每天宝宝就待在里面,但无论这东西如何改进,和秦怀恩胸口相接的那一面,永远都空的,秦怀恩说,这样是为了能准确感触到宝宝是否温暖、舒适……

    宝宝需要晒太阳,秦怀恩就带着她站在院子里,宝宝想去哪里秦怀恩立刻“载”着她飞驰而去,宝宝的蹦跳和走路,都是在秦怀恩的腿上、身体上学的,宝宝想跟哥哥们一道玩儿,秦怀恩就一旁寸步不离地跟着,等到清露要教宝宝跳舞时,秦怀恩立刻帮宝宝选了掌中舞……

    最过分的是,半夜里只要躺在一旁的宝宝稍微有个风吹草动,秦小恩立马偃旗息鼓,弄得清露别提多“火”大了,偏生还发作不得——发作了也没用,男人的心不在这上头了,是办不成事儿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宝宝身体健康,睡眠很好,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夜里睡得越来越久了,中间很少醒来,所以秦小恩还是有大把的时间享受它的“性|福”生活的,足以让清露疲于应付,没道理因此发火了。

    因秦怀恩种种的异状,清露曾一度非常担心,是不是原身又换了个身体穿回来了,结果经过艰苦异常地试探后,清露发现,宝宝就是个普通孩子,这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偶尔会醋一下。

    好吧,清露承认,与其说她醋的是宝宝,还不如说她醋的是秦怀恩,她也想和宝宝有这么多的时间在一起啊!

    其实真要算起来,宝宝和清露在一处的时间并不少,和哥哥们也是,旁的就不说了,婴儿时期会和爹娘睡在一张床上,幼儿时期要和哥哥一道听清露讲故事,接受各种早期教育,只不过是,不管宝宝干什么,和谁在一处,都免费赠送一个“连体”爹地罢了。

    到了最后,所有人都对此达到了见怪不怪的程度。

    就这样,秦怀恩用他超级强悍的黏糊精神,超级厚的脸皮,和宝宝连体到了宝宝八岁,和宝宝寸步不离到了宝宝十三岁,而能让秦怀恩一再“阵地失守”的,并不是什么规矩以及他人的异样目光,恰恰是进入青春期,开始学习独立的宝宝本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