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易星辰道:“我在想,如果把我推到前台,又让我用精准的算卦来吸引皇帝,得到皇帝的重用,那就把我推到了前台明处,就成为天劫教的靶子,尽管我算卦精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料事如神。我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天劫教一定会除掉我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那样的话,我恐怕活不长,倒不如让我藏在暗处,为大人出谋划策,特别是让我在地方上,更能够发挥我的作用。如果大人有什么难决之事可以找我,我给出出主意,大人办事岂不是更加方便吗?这样只怕比我推到前台成为天劫教的靶子更合适。大人以为如何?”

    这下李巡抚转身过来了,有些诧异的瞧着易星辰,半晌,缓缓点头说:“言之有理,没错,到底是神算,思维缜密,想得周到。很好,按照你所说的做。”

    李巡抚原本听到易星辰不肯按照他的计划实施到皇帝身边去,有些失望。可是现在听到易星辰说了这话之后,觉得说的很是有理,比自己先前的计划显得更加缜密,不由捋着胡须频频点头,重新坐回了座椅。

    李巡抚道:“你这次立功甚微,两次救了我的性命,所以老夫一定要好好提拔你。百户所千户所都太小了,还是把你调到京城锦衣卫南北政府司去执政。不过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不能把你推得太高,如果推得太高,只怕会适得其反。这倒让老夫有些为难了。”

    易星辰微笑说:“大人不必挂怀,护卫大人是我应尽的职责。再说了,如果大人提拔我当了大官。反倒不如现在更适合。因为当了大官,那一举一动全部都落入别人眼中,树大招风,我反而不能够自由发挥作用,倒不如就现在让我在锦衣卫百户所更好,我还可以从最底层了解情况禀报大人,大人也可以直接了解到基层真正发生的事情,这岂不是更好吗?”

    李巡抚缓缓点头,说:“可是。你两次救了老夫性命,老夫如果不提拔你,如何心中得安的?”

    “大人真的不用挂怀,现在我还年少,等到过些时日我成年之后,那时有能力主政一方了,大人再提携于我,岂不更好。”

    李巡抚想了想叹了口气说:“也是你到底才十五六岁,如果这时候就到锦衣卫镇抚司去主政。只怕旁人不知道你的本事的人会说三道四,而且,那些人也未必听你的,毕竟你太年少了。过些年月再说也未尝不可。好吧,老夫就只能暂时把这事压下,等到你成年有了主政一方的能力之后。我一定提拔你。”

    易星辰抱拳拱手说:“多谢巡抚大人提携。”

    “正事说完,咱们俩开怀畅饮。我且叫他们来歌舞一番助兴。解解这几日身上的疲惫。”

    说罢,李巡抚拍手叫来了侍卫。吩咐将歌姬叫来歌舞助兴。

    酒宴之间,易星辰仗着酒兴给李巡抚说自己见到了一个老童生名叫燕鸿志,文笔不错,人也很老实,能不能让他中个秀才?别让美玉明珠埋没深山。

    李巡抚甚至没有详细询问,立刻便点头答应,说他跟知府打一声招呼就是了。

    果然,在之后举行的院试考试中,这老童生燕鸿志,终于金榜题名成为秀才,而且知府还直接任命他衙门吏房的司房。一家人欢欣鼓舞,燕孤菱心中想着,应该是那算卦少年在后面帮忙了,那人能够让父亲进入衙门做书吏,现在又得到了进一步提拔,而父亲根本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去行贿,能够得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