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易星辰道:“我在想,如果把我推到前台,又让我用精准的算卦来吸引皇帝,得到皇帝的重用,那就把我推到了前台明处,就成为天劫教的靶子,尽管我算卦精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料事如神。我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天劫教一定会除掉我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那样的话,我恐怕活不长,倒不如让我藏在暗处,为大人出谋划策,特别是让我在地方上,更能够发挥我的作用。如果大人有什么难决之事可以找我,我给出出主意,大人办事岂不是更加方便吗?这样只怕比我推到前台成为天劫教的靶子更合适。大人以为如何?”

    这下李巡抚转身过来了,有些诧异的瞧着易星辰,半晌,缓缓点头说:“言之有理,没错,到底是神算,思维缜密,想得周到。很好,按照你所说的做。”

    李巡抚原本听到易星辰不肯按照他的计划实施到皇帝身边去,有些失望。可是现在听到易星辰说了这话之后,觉得说的很是有理,比自己先前的计划显得更加缜密,不由捋着胡须频频点头,重新坐回了座椅。

    李巡抚道:“你这次立功甚微,两次救了我的性命,所以老夫一定要好好提拔你。百户所千户所都太小了,还是把你调到京城锦衣卫南北政府司去执政。不过你刚才说的也有道理,不能把你推得太高,如果推得太高,只怕会适得其反。这倒让老夫有些为难了。”

    易星辰微笑说:“大人不必挂怀,护卫大人是我应尽的职责。再说了,如果大人提拔我当了大官。反倒不如现在更适合。因为当了大官,那一举一动全部都落入别人眼中,树大招风,我反而不能够自由发挥作用,倒不如就现在让我在锦衣卫百户所更好,我还可以从最底层了解情况禀报大人,大人也可以直接了解到基层真正发生的事情,这岂不是更好吗?”

    李巡抚缓缓点头,说:“可是。你两次救了老夫性命,老夫如果不提拔你,如何心中得安的?”

    “大人真的不用挂怀,现在我还年少,等到过些时日我成年之后,那时有能力主政一方了,大人再提携于我,岂不更好。”

    李巡抚想了想叹了口气说:“也是你到底才十五六岁,如果这时候就到锦衣卫镇抚司去主政。只怕旁人不知道你的本事的人会说三道四,而且,那些人也未必听你的,毕竟你太年少了。过些年月再说也未尝不可。好吧,老夫就只能暂时把这事压下,等到你成年有了主政一方的能力之后。我一定提拔你。”

    易星辰抱拳拱手说:“多谢巡抚大人提携。”

    “正事说完,咱们俩开怀畅饮。我且叫他们来歌舞一番助兴。解解这几日身上的疲惫。”

    说罢,李巡抚拍手叫来了侍卫。吩咐将歌姬叫来歌舞助兴。

    酒宴之间,易星辰仗着酒兴给李巡抚说自己见到了一个老童生名叫燕鸿志,文笔不错,人也很老实,能不能让他中个秀才?别让美玉明珠埋没深山。

    李巡抚甚至没有详细询问,立刻便点头答应,说他跟知府打一声招呼就是了。

    果然,在之后举行的院试考试中,这老童生燕鸿志,终于金榜题名成为秀才,而且知府还直接任命他衙门吏房的司房。一家人欢欣鼓舞,燕孤菱心中想着,应该是那算卦少年在后面帮忙了,那人能够让父亲进入衙门做书吏,现在又得到了进一步提拔,而父亲根本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去行贿,能够得到这样的重用,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算卦少年在帮忙,他很想找易星辰表示感谢,可是却不知道去哪里找。一家人只能是在心中充满感激祷告上苍保佑少年福泽无边。

    与李巡抚吃完饭,易星辰醉醺醺的回到了锦衣卫衙门。

    刚刚回到衙门,金州锦衣卫衙门的宋百户拿着一叠供词,神情紧张地来找易星辰,说:“有重大发现!”

    易星辰哦了一声,眯着醉眼说:“有什么重大发现?”

    屋里本来就没有其他人,但是宋百户还是压低了声音,凑到了易星辰的耳边,低声说:“侍卫双雄终于松口说出了他们天劫教的教主,其实跟弥勒教的教主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朝廷武定侯郭勋的女婿张寅。”

    “侯爷的女婿?”易星辰倒吸一口凉气,堂堂白莲教的教主居然成了侯爷女婿,这是什么回事?

    宋百户将手里的供词递过去。易星辰接过,细细看完之后,果然如此。

    数百户面有忧色,低声对易星辰说:“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不敢擅做决定,所以,还请兄弟一起商量,该怎么办才好?”

    的确,这可是一个重磅炸弹。弄好了,那就是奇功一件。弄不好,那可就是塌天大祸。所以,宋百户久在官场,深知其中利害,他知道易星辰是李巡抚身边的大红人,虽然官阶比自己低,但实际上他的实权可比自己高得多,由他拿个主意,说不定就代表了李巡抚的观点,那自己做事可就有一些把握了,因此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先问问易星辰的主意。

    易星辰他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明天早上,我去见巡抚大人禀报此事,由巡抚大人定夺。”

    其实宋百户就是这个主意,这种事情关系太大,他可不敢拿自己乌纱帽去赌,赌对了,那就青云直上,一旦赌错,满盘皆输连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官也做得不小,一方锦衣卫的掌门人,实在没有必要拿身家性命去赌这样大的赌注,还是稳妥起见好。

    如果说这件事情由巡抚大人来做抉择,那自己风险就小得多。虽然功劳可能会被分掉。但是至少不会太大的风险,毕竟最终是李巡抚做的抉择。而自己只不过是把事情向李巡抚作禀报而已。

    所以,他听易星辰这么说。立刻喜上眉梢,连连点头说:“是,这等大事必须由巡抚大人做抉择才行,而且,这涉及到钦命的案件,必须万分小心才是。”

    有些奇怪,问:“钦定的案件?怎么回事?”

    宋百虎有些支支吾吾的说:“这供词上所说的,武定侯的女婿张寅曾经被人告发是白莲教的教主,但是后来。皇帝命人负责调查,发现纯属诬告,便将诬告者斩首了,还贬了一些官员的官。”

    易星辰一听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是案中还有案,这可得细细琢磨了,难怪这件事牵扯到皇帝,宋百户这老小子向自己请教其实是想通过自己把这件事告诉李巡抚,让李巡抚出面,他就没有什么罪责。当真是个官场老狐狸。

    这位白莲教教主是梅冷香苦苦寻找的仇人,究竟是不是这位武定侯的女婿,必须查清楚。

    宋百户见事情搞定,很是开心。笑嘻嘻起身告辞离开了。

    易星辰关上房门,一直没有睡意,这个消息太过重大。昏昏沉沉的脑袋都顿时清醒了不少。酒也醒了,拿起桌上凉茶咕咚咕咚灌了半壶凉茶。然后坐在圆桌前思索这件事。

    他正坐在屋里盘算。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凉风吹来。不觉有些诧异。自己在房间里头哪来的凉风呢?

    回头一看,后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推开了,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屋里窗边,正笑吟吟瞧着自己,却是梅冷香。

    易星辰不由大喜,所谓酒壮怂人胆,扑过去叫了一声姐姐,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蛮腰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上一次梅冷香因为这个还恼怒过他,可这次,梅冷香娇躯发软,却没有任何挣扎,温顺的依偎在他怀里,任由他紧紧搂着自己,将非烫的脸贴在自己的香腮上。

    易星辰感觉到了这一点,不由大喜,一转头,肆无忌惮的吻住了她的红唇。

    这一下,梅冷香娇躯微微发颤,却依旧没有挣扎,甚至将两瓣粉嫩温润的红唇微微开启,里面的雀舌碰到了易星辰。

    易星辰被这突然而来的幸福,弄得心花怒放,更紧地抱住了他,将带着酒劲的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搅动着,吸吮着她的香舌。

    易星辰贪婪地搂着她拥吻着,直到两人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这才微微分开。易星辰欣喜地说:“姐姐,我早就想这样,要早知道你愿意,我还等那么久做什么?”

    梅冷香微微摇头说:“要是在这之前,你敢这样,我会杀了你的。”

    易星辰哈了一声,嬉皮笑脸说:“那你为什么现在又答应了呢?”

    “因为,我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会嫁给别人的,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易星辰又惊又喜,说:“姐姐,这就是说,你喜欢的是我,你愿意嫁给我对吗?”

    梅冷香一张俏脸已经变成了大红布,低着头,半晌才轻轻的点了点。这个动作微弱到易星辰都几乎无法察觉,但是,他还是很肯定的确定梅冷香在点头,不由狂喜,楼着她就是一阵狂野的亲吻,然后才拉着她在床边坐下,搂着她的腰,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未完待续。。)

    ps:  感谢以下书友的打赏和月票:

    不左不右选择走中间… 打赏了 100 起点币 [2015-06-17 12:45]

    不左不右选择走中间… 打赏了 100 起点币 [2015-06-16 00:16]

    不左不右选择走中间… 打赏了 100 起点币 [2015-06-15 13:13]

    书友0807311… 打赏了 100 起点币 [2015-06-14 17:36]

    不左不右选择走中间… 打赏了 100 起点币

    细雨雪飘 投了 1 票 [2015-06-17 15:25]

    js_lrf 投了 1 票 [2015-06-16 23:30]

    gt深黑色 投了 1 票 [2015-06-14 23:37]

    谢建 2 投了 1 票 [2015-06-14 19:16]

    谢建 2 投了 1 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