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说到这,李巡抚注意看了一下易星辰的表情,易星辰却很坦然,其实他多多少少有些猜到了李巡抚准备让他去完成一个什么样的任务。但是,他决定不说话,静等着对方把任务说完整,不打断他的思路。

    李巡抚接着说:“以前,我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来劝诫皇上,让他清楚天劫教的本来面目加以铲除,可是,皇帝的性格你不知道,他认准的东西很难改变,必须有一个超强说服力的人才能说服他,而这个人,就是你。”

    易星辰还是没有说话,静静瞧着他。

    李巡抚说:“皇帝很信奉仙法道术,只要有玄术的人,他都尊为国师。这一次我真正见识了你算卦的本事,你先前所说我还不大相信,而这一次,你两次救了我的性命,我才真的知道你的算卦是非常精准的,我亲身体会了。因此,我要你做的事,就是用你超强的算卦的本事去赢得皇帝的信任,成为皇帝的身边的国师,然后,找机会揭露天劫教,让皇帝将他们查禁,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星辰傻眼了,说:“我才十五六岁,皇帝不会让我这么年轻的国师的。”

    李巡抚说:“你不懂皇帝,皇帝对道教痴迷的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要你能展现你的算卦才能,让皇帝真正知道你有这方面的卓越本事,那不管你有多年轻,皇帝都会尊你为国师的。只不过要达到这一步,会比较困难。我不是担心你的算卦的能力,这一点你已经证明给我看。完全具备。我担心的是天劫教从中作梗。因为你到了朝廷,我不可能给你任何帮助。即便是私下的也不行。我只能暗中保护你,而且你不能与锦衣卫有任何牵连。也就是说,你要彻底改变身份,才能让天劫教不会警觉。也就是说,你必须一个人面对整个天劫教,我不能给你任何帮助。”。

    易星辰原以为李巡抚会带着自己到朝廷做官,让自己接近皇帝,没想到他却是让自己去算卦,靠自己的本事见到皇帝。这个任务太困难了。

    望着易星辰苦瓜脸的样子,李巡抚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你毕竟尚未成年,让你一人面对整个天劫教,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我一直很迟疑,没跟你说,想来想去,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比这个更好。你只有到了皇帝身边。才有可能揭穿整个天劫教的阴谋,才有可能最终维护我大明的江山社稷。”

    说到这,李巡抚站起身,背着手走到亭边:“朝廷中风云变幻。暗流涌动,这都是天劫教作祟的结果。这颗毒瘤不拔,我大明迟早会断送在他手中。因此。必须安插一个能够让皇帝知道天劫教本来面目的人到皇帝身边去,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说到这。李巡抚转身过来,望着易星辰说:“如果你能最终达到目的。你不仅是大明的工程,同时,你自己也能够得到皇帝的器重,对你个人而言也是辉煌的顶点,你有如此算卦的本事,却不用在护卫江山社稷之上,愧对上天对你的宠爱。不过,你要单独面对整个天劫教,非常危险。所以,去还是不去由你来定,我不强求。”

    说着,李巡抚转身过去又背着身望着远山不再说话,静等着易星辰的决定。

    易星辰望着他的背影,心中犹疑不定。的确,李巡抚所说的对自己来说太有诱惑了,如果说自己有这样的本事,却不能够做出一番大事业来,那就愧对了上天对自己眷顾。但是自己这番去要单枪匹马面对整个天劫教,那简直是以卵击石。没有天劫教,没有锦衣卫后面做后盾,只能靠自己一个人单挑整个天劫教,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这样凶险的局面又让他犹豫不决,是不是值得这样去冒险?

    易星辰最终确定算上一卦,来做出最后的决定

    他先从怀里取出了随身携带的算卦的小米袋子,放在石桌上,旁边有一盆清水是洗手用的,把手伸进去慢慢的清洗了双手,甩干,然后默默祷告:“鬼谷子祖师爷,这应该是我这一辈子算的最重要的一卦,请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准的卦象来告诉我吉凶,我如果答应李巡抚去京城完成这个使命,单挑整个天劫教,我想问我的吉凶如何?请祖师爷示下。”

    易星辰连续祷告三遍,这才小心翼翼从米袋里取了三小撮米,放在石桌上,睁开眼,数了米的数目,加上现在的时辰,脑袋中便形成了一卦,这一卦出现之后,易星辰整个呆了。

    原来,头脑中的这一卦是天风垢卦。动爻在第四爻。拆分之后,代表自己的体卦是巽木卦,代表这件事情的是乾金卦,金克木主大凶,整个事情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充满凶险的艰苦历程。这一点在随后的下互卦和上卦中得到充分验证。因为下互卦和上互卦都是乾金卦,同样是金克木主大凶。这个卦充满凶险。

    如果说这一卦的结果也是大凶或者小凶,甚至只是个小吉,那易星辰都会义无反顾的拒绝掉,可最终结果却是一个巽木卦,与体卦属于比和之卦,主大吉。也就是说,结局会非常的完满,自己完全可以达到光辉的顶点。

    这就让她难以抉择了,过程充满艰辛凶险,随时可能丧命,但是结局是美好的,该怎么办?单从结果来看,这件事值得一做,可是从过程来看,三个大凶,自己究竟有没有足够的智慧和运气能够一个个度过?有没有命活到最终圆满结局的的命,实现这个结果呢?

    前面的几次经历中大凶的事情让他知道要渡过每一个大凶都会付出怎样的艰辛和惊心动魄,前面的两个大胸都让自己已经九死一生的感觉,而这一次居然是三个大凶,而且每个大凶全都是乾金卦,也就是说这些凶险来自于大富大贵高层的权贵,或者是江湖豪客的刀剑,自己真的能从他们的合力阻击中活下来并最终达到完满的结果吗?

    易星辰很是犹豫,一时不知该如何抉择。就在这时,那天风垢卦突然整个开始闪动,在脑海中熠熠生辉,让他心头一凛。

    他知道这种情况一般是提示他要从整个卦来思考。

    从周易的经文看这个卦,是说的君王施政天下,恩泽四海的意思。如果问婚姻,因为这一挂只有一个阴爻,剩下五个全是阳爻,说明这个女人很花心,外面有很多男人,这样的女人当然不能娶,可是这个跟自己要占卜的事情风牛马不相及,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星辰变在脑海中盘算着,忽然,他想到自己穿越前看过的北宋梅花易数创始人邵雍对这一卦的解说:“阴长阳消,鸿运中衰;诸多阻滞,谨慎以防。得此卦者,阴长阳衰,诸事不顺,宜谨慎行事,更应注意桃色纠纷。”

    易星辰一颗心凉到了底。

    邵雍在解卦中说得很清楚,宏运中衰,也就是说,之前一直是鸿运当头,可是这一卦显示,如果按照这一卦的方向去走的话,那以前的红晕很快就会丧失,接下来的肯定就是厄运,而且,这一卦会遇到一个外面有很多男人的女人来纠缠自己,所以要当心桃色纠纷,李巡抚是让自己到皇帝身边,皇帝身边的女人不是嫔妃就是公主,哪一个都惹不起。万一其中一个与自己勾搭被皇帝知道,接下来只怕是惨不忍睹死无葬身之地。

    那又何苦来呢?自己千辛万苦,现在当了一个总旗,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在地方逍遥自在岂不快活,干嘛要到皇宫去?所谓伴君如伴虎,要是跟着皇帝,指不定哪一天就完蛋了,即使有荣华富贵,可是压力之大,凶险之多,恐怕也不划算,倒不如还是在地方当自己的锦衣卫总旗来逍遥自在,大明的江山自有定数,历史上已经确定了,自己要想通过算卦来改变他的命运是根本不肯能的。李巡抚刚才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不了解历史的一种担忧而已,自己已经对明朝历史很清楚,又何必杞人忧天。

    想到这,易星辰咳嗽了一声,说:“多谢巡抚大人抬举,只不过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我乃朽木一根,不堪重用,这样重大任务,我没办法完成,而且,我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半大的少年,让我一个人单挑整个天劫教,那无异于螳臂挡车。所以,我不能从命,请大人恕罪。”

    李巡抚没有转身,只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缓缓点头说:“你的答案我已经想到了,的确,我是强人所难。你到底太年少,让你去担任这样的重任,的确太难为你了,没关系。”

    “巡抚大人,其实以我之见,我的算卦在暗处说不定更能发挥作用。”

    “此话怎讲?”(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