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座山树林十分茂密,进到树林里几乎不见天日,而且,地上很难找到路,必须要用刀砍斧劈才能开辟出一条路来。

    就这样他们艰难前行,一直到傍晚时分,才最终登到了山顶。

    易星辰跟着李巡抚登到山顶一块岩石上,往对面白云山眺望。白云山要矮一头,所以山上情况尽收眼底,山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行军帐篷,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通向山顶的几条路口都有重兵把守,还设置滚木雷石,的确易守难攻。

    不过,易星辰能看见的也就这些。他毕竟不懂军事,但是在李巡抚眼中看得更是清楚。他一边看一边还亲自在一张纸上绘图,然后琢磨着。

    他们登到山顶时,太阳已经到了山边,再看了一会儿,太阳便已经落入山谷,天很快就暗下来了。

    李巡抚叹了口气说:“再能延长一个时辰就好了,我就能想到更好的法子发起强攻。只有等明天上午了。”

    就在这时,一阵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风声传了过来。只看见山下密林东摇西晃。

    这风来势凶猛,让站在巨石上的李巡抚几乎站立不稳,没有摔倒,幸亏他旁边的侍卫赶紧上前搀扶住他,将他扶下了岩石。

    这一阵风来得太过突兀,而且非常的猛烈,吹得人站立不稳,摇摇晃晃,好半天风才停了下来。

    李巡抚却哈哈大笑说:“好大的风啊。也难怪,这座秃头山比其他山都要高出一大截,风不吹他吹谁呢?这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树木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山峰了,肯定要承受四面八方的风来吹他呀!这就是位居高位的危险,所有的人都冲着你来的。”

    李巡抚后面这句话显然是有感而发,但是,易星辰此刻的心思却没有跟着李巡抚的思路,他对这场突兀的强风。感到很是不安,因为这山上虽然也有风。可是突然来了那么强烈的一股风,而且一刮而过,这让人感到太突兀了。

    算卦的讲究异象占卜,这么突兀的一阵怪风。必须得起卦看看是何警示?

    易星辰脑袋里立刻起了一卦,山上吹来风,风在上山在下,因此,得了一卦叫做风山渐卦。

    这一卦在脑海中立刻生成了立体图形,同时,最下面一爻在不停闪动。

    易星辰脑海中立刻闪现出这一个卦的爻辞经文,写的是:“渐,女归吉。利贞。”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渐进,女子出嫁,吉祥。利于占问。

    卦象说的是女子出嫁的事情,而他们现在是出征,在山上观察敌情,而这一句里头有一句话让易星辰感到不安,那就是“女归吉”。难道是提醒自己立刻回去才能吉祥吗?

    这一卦初爻在闪动,初爻的爻辞显示“鸿渐于干。小子厉,有言。无咎。”翻译过来的意思是说大雁渐渐靠近河岸,小孩有危险,会发生口角,没有灾殃。

    这里的大雁是指的什么呢?渐渐靠近河岸小孩会有危险,难道预示着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靠近他们吗?这个卦给易星辰的感觉很不好。

    易星辰脑海中盘算片刻,决定还是要劝李巡抚连夜返回军营,不能停留。他拱手说:“巡抚大人,咱们还是连夜回去吧?大人万金之躯,身处荒郊野外,没有大军在旁护卫,只怕会有闪失啊。”

    李巡抚笑了笑说:“有什么闪失呀?白莲教匪徒被我大军围困白云山,哪里还有人能对我奈何?山下便是我大军,即便是敌军过来,我散布在四周的岗哨会发出警报的,所以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刚才我还没有琢磨好该怎么强攻,我怕回去脑海中的印象又会淡化,想不准确,还是在这等到明天上午我再看一遍,敲定了最终的进攻路线之后,这一趟探测,才是大功告成。”

    听到李巡抚这么说,易星辰发觉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好的理由劝李巡抚回去。他咬咬牙,只能实话实说,希望李巡抚能够相信自己。

    于是,易星辰对李巡抚说:“大人,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算卦的,刚才那阵怪风吹上来之后,非常的古怪,我觉得可能会隐藏天机。所以,我算了一卦,卦象不好,我才这么建议大人马上下山。”

    李巡抚笑了笑,说:“你现在都是锦衣卫了,却还离不开你的老本行?呵呵呵,好吧,你说说看,你是如何算的?”

    “刚才那阵风,从山上吹过,风在上山在下,是风山渐卦,这一卦的经文中有一句,女归吉,就是提示我们回去才吉祥。而且,这一卦的动爻在初爻,说的是大雁渐渐靠近河岸小孩会有危险。我觉得这里的大雁可能是指的某种危险已经临近,因此,大人,我们还是走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的安全要紧。”

    李巡抚呵呵笑了,朝着易星辰摇头说:“我说了,你学艺不精,上次算的那一卦,瞎猫碰到死耗子撞上了,现在算了这一卦还是不灵。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

    “戌时。”

    李巡抚点点头说:“巽木卦序号为五,艮土卦为七,再加上时辰数为十一,得二十三,除以六,余数为五,这一卦的动爻不是在你说的初爻,而是在第五爻。《易经》,第五爻爻辞写的是‘鸿渐于陵,妇三岁不孕,终莫之胜,吉’。意思是说,大雁渐渐靠近丘陵,妇人三年不怀孕,但是,最终没有人能够胜过他,结果是吉祥的。这个妇人如果说是我的话,那就可以解释得通了。我三年之内的确没有跟白莲好生打一仗,也没有获胜,也叫做三年不怀孕。但最终没有人能够胜过我的。因为我的结局是吉祥。哈哈哈哈,——易大人,所以我说你学艺不精,还是好好做你的锦衣卫,不要再去想算卦了,呵呵呵。”

    听着李巡抚得意的大笑,易星辰面无表情等他笑声停了,才压低声音说:“按照梅花易数,的确是大人这么解卦的。可是,我的解卦方法跟别人不太一样,我的解卦是有危险的,再加上经文本身提示的‘女归吉’,因此,您听我一句,我们还是回去吧,不能冒险。”

    李巡抚瞧着易星辰,神情有些不悦:“你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你是从哪学来的算卦方法?又如何不一样呢?”

    易星辰听他这么问,顿时有些泄气。因为他无法用适合的理由让对方相信自己的观点。

    正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脑海中的立体卦象突然唰的一下,一分为五,变成了五个卦象。体卦是艮土卦,用卦是巽木卦,木克土,主大凶。

    易星辰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在看后面情况,下互卦是坎水卦,土克水主小吉,而上互卦是离火卦,火生土主大吉。这两个都不错,可是看到代表结果的变卦的时候,易星辰又呆了。因为变卦是土生金,主小凶。

    拆分后的卦象代表占卜对象的用卦是大凶,说明整个事情会很不好,会有非常危险的事情发生。如果这个大凶过不去,那后面的小吉和大吉都会泡汤,因为大凶是用卦,整个事情都会蕴含着危险。

    于是,易星辰没有选择,如果这一次李巡抚死了,自己的靠山就没了。自己身为锦衣卫,有护卫李巡抚的职责,他被害了,自己难辞其咎。只怕以前的功劳全部泡汤,而且会倒大霉。更何况,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说李巡抚都性命不保,自己跟在他身边,只怕同样要倒大霉的,如果不想办法避开危险,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易星辰钢牙一咬,决定披露真相,尽力劝说李巡抚相信自己。

    于是,易星辰对李巡抚说:“巡抚大人,实话跟你说,其实我算卦很准,包括你上次路上遇到的危险,那个刺客,其实当时我是算卦算出来的,因为你的解卦符合梅花易数,但是我的解卦方法跟正统梅花易数不一样。而我的算卦可以跟你保证非常准,那一次算卦的结果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是我算出来的。我说的是真的。”

    李巡抚笑了,说:“好了,你知道你现在是锦衣卫,不再是算卦的了。准不准无所谓,要知道算卦这种事情,只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不要当真。朝廷中有几个不会算卦呀?每次聚会,大家都会用梅花易数算两卦,结果各不相同,争个面红耳赤,那也图好玩而已,不要太当真了,不然会陷入迷途的。”

    说罢,李巡抚袍袖一拂,也不理睬易星辰,转身又走上了那块高高的岩石,站在山峰之巅,再次往夜幕下的白云山望去。

    此刻已经有了月色。虽然在月色下,对面的山看得朦朦胧胧的,但是由于白天已经反复看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所以李巡抚的脑海中一样可以出现先前的影子。按照回忆思索着进攻的路线和出现种种变化的应对之策。(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