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回去的很巧,正好是拍毕业照的时候。

    冷墨渊和小公主匆匆去店里给我买了套最贵的学士服,让我赶在拍照前换好拍了毕业照。

    校长也在,他是见过冷墨渊的,主动跟冷墨渊打了招呼。

    冷墨渊示意他看了眼我:“姒姒能顺利毕业的吧?”

    “能!一定能!”校长就是这么上路。

    抱着女儿的冷墨渊表示相当的满意。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他,谁不知道只要校长敢说个不字,冷墨渊就敢带着女儿把学校拆了。

    拍集体照的时候,冷墨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换好了一身?色的学士服,带着同样穿着小款学士服的曦儿站到了我的身边。

    “你怎么……”

    “改天带你去拍结婚照。”他拽乎乎的道。

    一旁传来同学们的起哄声,我硬着头皮当没有听到。

    我大概会是春伊大学历史上,唯一一个带着老公和女儿来拍毕业照的学生。

    很快拍好了合照,难得一家人都穿着学士服,我便带着他们在学校里一起拍照。

    我的早就被我丢在了别墅里,用的是冷墨渊的。

    别看他是只鬼,活人的高科技却无一不精通。这似乎还是特别定制的,屏保和桌面都是我的照片,让我甜蜜的吃惊了一下。

    将校园里有名的风景差不多都拍了一遍,一家人才心满意足的往回走去。

    冷墨渊和小公主的学士服都是冷墨渊用幻术变出来的,他撤掉幻术就可以变回原样。

    我身上的可是实打实的,得找个地方换回来。

    装有随身空间的玉镯我没有带在身上,只能去厕所换了。

    女厕所冷墨渊自然是不能进去的,小公主要跟着我进去,还没走到门口,闻到里面的味道,又哭着跑出去找冷墨渊了。

    学校的厕所其实打扫的很干净,但由于小公主本身有着阴灵的特征,鼻子又异常灵敏,才闻不得这里的味道。

    这里也让已经化鬼的我有些不舒服,但用法力将味道隔绝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这里就我一个人。

    我正在洗手,镜子里却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由于我已经是鬼了,镜子虽然有我的身影,但仔细看的话,这道身影是微微透明的。

    而刚刚我的身旁闪过了另一道更淡的身影。

    也没听说过这里闹鬼呀……

    我心中疑惑着,背上猛地被人一推,一头栽进了镜子里。

    恍惚间,我看到白依依的脸一闪而过,立刻伸手抓住了那里。将她一起拽进了镜子里。

    这应该是宫醉柳的那面镜子法宝,不知道怎么落入了白依依的手上。

    我在里面稳住了身子,白依依就站在我身后。

    “花姒,你也死了!”她笑道,语气是止不住的欣喜。

    我冷笑一声:“托你的福!”

    这应该是她的那道分魂,我和冷墨渊算过了,以白依依的修为,她最多分出一道残魂。

    否则的话,别说多分出去的残魂没有意识,就是本体也会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只要我解决了她的这道分魂,我就给宝宝和自己报仇!

    一想起曦儿在血池里那可怜的模样,我的心就生疼生疼。也不跟白依依废话了,抬手便朝她攻去。

    白依依诧异了一下,一边躲开我的招式,一边怒问:“花姒!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不想!”我现在只想杀了你!

    “我可是为了你好!凌璇玑留在你身上的气息可还在!”

    “我不在乎!”

    白依依剜了眼我,见我步步都是杀招,她也恼了:“算你狠!花姒!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害我女儿和我!还敬酒?毒酒吧!”

    “你知道了?”她错愕。

    “当然!”

    “那我只能杀了你了!”白依依恼怒道。

    “是我要杀了你才对!说!另一个人是谁!你拿不到落胎果的!谁给你的!”

    “哼!就不告诉你!”她狞笑着还手。

    她的修为比我想象的要高,我毕竟才化鬼没多久,虽然修为也不低,但是一时之间倒是和她打成了平手。

    两个人打了好一会儿,我渐渐有些不支。白依依笑着一口咬住了我的手臂。

    顿时,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法力都在被她吸走了。

    琉璃伞被她打在了一边,由于法力的快速流逝,我浑身都没有力气。

    咬牙强撑着稳住身子,我将另一只手化作利爪。对着白依依的胸口便狠狠刺了下去。

    白依依立刻就想要躲开,这一回我却紧紧抓住了她不让她逃走。

    我的手已经快要抓住她剩余的那半颗内丹了,白依依着急起来:“花姒,你难道不想知道另一个是谁了吗!”

    我的动作一顿:“是谁?”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你先说我再放了你!”

    “我说了你食言怎么办!”

    “我也信不过你!”

    白依依恨得磨牙,我的手已经趁机找到了她的内丹,一把抓在了手中。

    白依依慌乱的就想要推开我,却不料这么一推,倒是让我直接把她的内丹抓出来了。

    “还给我!”她恼怒着冲上前来。

    我往后退去,厉声问道:“快说是谁和你合谋!”

    也许是内丹被夺走,她异常的紧张,一边跟我来抢夺内丹,一边怒道:“你不会知道的!”

    瞧着她这副样子,我慢慢意识到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另一个人是谁的了。

    不是有意包庇。只是不想告诉我。看着我和冷墨渊着急的模样,她就开心。

    我的眼神紧紧冰冷起来,用鬼气震碎了白依依的内丹。

    她与内丹之间是有感应的,内丹一碎,整只鬼都错愕的捂着胸口停在了原地。

    “你……”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你不想知道是谁在害你了么……”

    “你又不打算告诉我。”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冷血无情的时候。

    她一窒,我再次加重的自己的鬼气,将手中裂开的鬼气全部碾成了粉末,又将粉末那都全部毁掉。

    白依依死不瞑目的在我面前渐渐消失,这镜子空间里慢慢传来了外界的气息。

    我顺着那里走去,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白依依的鬼气做伪装,那面镜子法宝很清晰的显现在了墙上。

    我拿出冷墨渊的蓝焰结晶,丢了一颗进去。

    瞬间,那镜中的世界全部被蓝色的火焰吞噬,逐渐分崩离析,化作了虚无。

    “姒姒,好了吗?”耳中忽然想起了冷墨渊的声音,想必是太久没出去他担心了。

    “马上就好了!”我忙应了一声。

    一进来就碰到了白依依,我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呢。

    匆匆忙忙换好了衣服就要出去,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立刻往后退去。

    玄泽的身影蓦然出现在我刚刚站着的地方,如果我没及时察觉到他的气息,再往前一步就要落入他的怀中了。

    “姒姒。”他对着我一笑。

    我?了脸:“这里是女厕所。”冷墨渊都不进来,你进来干什么!

    “我知道。”

    “你来干什么?”上次他和白依依合作之后,我就不想再跟他有任何接触了。

    “带你走。”

    “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没好气道。

    “姒姒……”

    “我已经死掉变成鬼了,你看不出吗?”我示意他好好看看我,“我合该是呆在阴界的!”

    “不,姒姒,即使是鬼修,只要修为足够,也可以去其他的地方。”他迈步朝我走来,我立刻往后退去。

    “可我不想去其他的地方!我只想跟冷墨渊和曦儿在一起!”

    “曦儿?”他还不知道小公主的名字。

    “曦儿就是我和冷墨渊的孩子,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那我呢!”他隐隐有些怒意。

    我有些心累:“我怎么知道……你就非要这么逼我吗?我不爱你了。玄泽,你放手吧。不放手,你永远都会被自己困住。”

    “我不要放手!”他恼怒,“我只要你!”

    他骤然上前,我想要躲开,手却还是先一步被他抓住了。

    “姒姒,跟我走!”

    “我不走!”我想要挣脱,可是他的力气异常的大。即使我用法力,他也用自己的法力压制住了我。

    “墨渊!”我着急了起来,“冷墨渊!曦儿!冷墨渊!”

    外面的鬼气已经翻涌起来,可玄泽拽着我的身子已经迈入了一个阵法。

    “姒姒!”冷墨渊的身影在门口闪现,可是只一眼,我就已经被玄泽带到了别处。

    我认得出这里是一处天地裂缝,我转身想要再次进入那阵法,可是阵法却消失了。

    玄泽伸手将我抱住,被我狠狠一脚踢开了。

    他想要再次上前,又被我喝止住了:“别过来!不许过来!”

    “姒姒……”

    “别喊我姒姒!”我更加恼怒。

    玄泽的脸上浮现起一丝丝的歉疚:“你别生气……”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我现在快要气炸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我就安安稳稳和冷墨渊一起过日子,你就非要来闹腾么!”

    “你和冷墨渊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他坚定的道。

    “就算不幸福,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将来也不会后悔!更何况和他在一起,我现在很幸福!”

    “只有我能给你幸福。”他就跟中毒了一样不愿意承认事实。

    我望着他,满是失望:“你现在只会来破坏我的幸福!”他的身子一震,略带慌忙的抓住了我的手臂:“不!姒姒!不!我不会破坏你的幸福的!你爱的!你会爱我的!”

    “我不爱你!”

    “会的!没了那孩子,你一定会爱我的!”

    我敏锐的听到了一个关键词:“什么叫没了那孩子?你对曦儿做了什么!”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姒姒,我说过,你只是因为有了冷墨渊的孩子才对他另眼相看!只要孩子没了,你们就没有交集了!”

    我震惊,瞧着他眼中发狂般的欣喜,脖颈发凉:“落胎果……落胎果的事……是你和白依依合作的?”

    “是。”他微笑着,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我却是恨得咬牙切齿:“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曦儿!”

    “冷墨渊的孩子,死有余辜!”

    “啪——”

    我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玄泽错愕。

    我一字一顿道:“曦儿是墨渊的孩子没错,但也是我的孩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说我的孩子!”

    瞧着满是怒容的我。玄泽慢慢缓过来,让了步:“好,我不说。”

    他又要来抓住我的手臂,我想躲却没有能躲开。他拽着我往前走去,我拼死抵抗,却还是被他拽到了一个小山坡的坡顶。

    那里有着一个巨大的炉子。

    “姒姒,进去吧。”他笑着对我道,眼中满是期待,却看得我心惊。

    我摇头:“不……我不进去!那是什么?”

    “是炼丹炉,我改造过了,不会让你有生命危险。”他眼中的期待与嘴角的笑更深了。

    改造过了那也是炉子!

    “为什么要杀我?”因爱生恨也不至于这样吧!

    “姒姒,我没有要杀你。”玄泽强调着。

    我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要把我丢进炉子里烧了还不是要杀我?玄泽你别忘了,落胎果吃下。别说是曦儿,我也会一起死!你狡辩什么!”

    “冷墨渊会救你。”玄泽道。

    我却是冷笑,反问:“那你是算准了墨渊爱我,不舍得我死了?”

    他微微一愣。

    玄泽一直跟我强调的就是冷墨渊根本就不可能爱我,可是到头来,他算计小公主的时候,却还是打定了冷墨渊会救我的主意。

    见他不说话,我知道自己戳中了他的痛处。

    “南宫玄泽,你认清一件事。如今我能站在你面前,是因为冷墨渊爱我,他救了我。而你,是害我没命的杀人凶手!”

    “我没有害你!”

    “那我好好一个活人怎么会变成了鬼?”

    “是冷墨渊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没有救你!”

    “那也是因为你害我!设计我吃了落胎果!”

    顿时,他没了声响。

    我趁机想要逃走,却不料他立刻反应过来就抓紧了我的手臂。

    “姒姒,你真的不爱我了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神凄哀,是我从未见过的玄泽。

    这样的他,该认清现实放弃了吧?

    我摇了摇头:“不爱了……”

    小时候相依为命的情感,早就在这段日子里他一次次的执迷不悟中消磨殆尽了。

    我在奈何桥上等了他三千年,他两千年前就一统了仙界,却一直都没有如约来奈何桥上找我。

    当年将玩笑记做誓言的,只有我一个人。

    还有齐家……

    他居然指使了他们抛弃我。

    玄泽两个字,早就从一开始心目中可以依靠的大哥哥变成了失望的代名词。

    我试着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正要成功之时,他却猛然再次握住了我的手。

    “姒姒,你会爱我的!”他抓着我的肩膀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身子被他一丢,居然被他直接丢进了那炉子里!

    炉门立刻被关上,我怎么也打不开,不由得着急起来:“放我出去!玄泽!南宫玄泽!放我出去!”

    “姒姒,你会爱我的。以后,你只会爱我一个人。”他的声音痴痴的从炉子外传来。

    听得我一头雾水:“你胡说什么!放我出去!你想再杀我一次吗!”

    “姒姒,我知道你现在恨我……但我会把你炼的只爱我一个人的。”他道。

    我一惊。

    之前在学养鬼术的时候,我看到过炼鬼的相关事迹。

    有些人是抓了小鬼后觉得小鬼太弱,就通过炼鬼术将小鬼炼成强大的鬼将。

    而有些,则是因为抓到的鬼不听话,通过炼鬼术消除鬼的叛逆性,使鬼臣服。

    南宫玄泽他用的肯定是后者!

    到时候我就会变成一只没有思维的孤魂!任由他玩弄于鼓掌之间!

    我慌了,不断拍打的炉门:“放我出去!我不恨你了……你放我出去!我不要变成一只浑浑噩噩的游魂!”

    冷墨渊用自己的鬼气养了我一个月才我让恢复意识。我怎么能再浑浑噩噩下去!

    “南宫玄泽!”

    可是他却不管不顾。

    炉底已经阴冷起来,让我浑身都恶寒起来。

    炼鬼是要用阴火炼的,我不知道玄泽是从哪里找到的阴火,自己也没有办法逃离这里,不由得更加着急起来。

    可是阴冷的气息逐渐加强,即使我是鬼,也止不住的打颤。

    “玄泽……我真的不恨你了……”被炼化的鬼,很难再有机会恢复意识的,我不能被玄泽炼化!

    “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不恨你的……”

    “姒姒,没事的,你现在恨我好了。马上,你就不会恨我了。”玄泽的语气轻飘飘的,都带着几分对将来生活期待的笑意。

    我却听得心底发寒:“你疯了吗!把我炼成一个傀儡自欺欺人吗!南宫玄泽!你的骄傲呢!你的自尊呢!”

    他蓦然沉?。

    就在我以为他把我的话听进去的时候。他嘲讽到极点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什么骄傲?什么自尊?从我踏入南宫家的那一刻开始,这些早就没有了!”

    我好像一不小心又戳中了他的痛处。

    也许是压抑太久了,此刻他通通都说了出来:“老头子只会一个劲的让我修炼,自己则在外面花天酒地!每次他出去,老太婆就会把气撒到我的头上!姒姒,你见过仙尊府的地牢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跟我提这个,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见玄泽悲怆的笑声。

    “进仙尊府的前十年,只要老头子不在,老太婆就会把我赶去那里。”

    “我的隔壁是一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畜生,另一边是一个疯子。老太婆就是这样折磨着我,想要让我死在牢里。可是姒姒,我都挺过来了。”

    “你知道我怎么挺过来的吗?”他沉?了好一会儿后问。

    “怎么挺过来的……”

    “我杀了隔壁的疯子和畜生。”他从容不迫的道。“那是我第一次杀人,那年我二十。”

    玄泽比我大两岁,上一世我十六及笄出嫁,他是十八岁被带走的。也就是说,那是他进入仙尊府后的第二年。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境遇固然可悲,可是如今想要炼化我,那也绝不是让我原谅他的理由。

    “姒姒,我的亲生母亲已经死了,魂飞魄散……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不能不要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是你亲手推开我的……”

    他发出一声诧异的声音:“我怎么会推开你!明明是冷墨渊抢走了你!”

    “就算是他抢走了又怎么样?做不成夫妻,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不是么!”

    如果当初玄泽知道了我选冷墨渊就放手,我和他真的不是不能继续当朋友的。

    “你说我是你唯一的亲人,这些年来,冷墨渊出现前。我又何尝不是拿你当唯一的亲人!可是结果呢?你要杀我……”

    “我没有想要杀你!”

    “落胎果的事,直接让我成鬼了!”我怒道。

    他骤然没了声音。

    好一会儿,又问:“你真的……真的不回头?”

    我苦笑:“人生哪有可以回头的选择。”

    若是能回头,当初我依旧会选冷墨渊,依旧是和当初一样的理由。

    玄泽深深叹了口气,那叹息声连在炉子里的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姒姒,闭上眼睛。”他道。

    我一惊,不容我再出声,炉内骤然窜起了绿色的鬼火。

    “你停手!”我忙喊道。

    玄泽却不理会。

    那些火焰张牙舞爪的将我围在其中,逐渐形成一道阵法。

    我感觉身子逐渐被那阵法牵引起来,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耳畔仿佛有无数只蜜蜂在嗡嗡叫着,但是却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我渐渐有些迷茫。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做什么?

    ……

    头很晕,我觉得好累好累。好想闭眼好好睡一觉。

    “姒姒!”

    “妈妈!”

    蓦然两声清脆的声音将我惊醒,我恍惚醒来,发现自己仍旧在炉子里。

    “姒姒!”那道焦急的男声再一次传来,我楞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喊我。

    对了!我叫花姒!那是我丈夫冷墨渊!

    猛然意识到这件事,我忙就想要应声,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是怎么了?

    我低头,没有看见自己的脚。再一看,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了!

    “妈妈!妈妈!”小公主在外面焦急的喊着,可是怎么也进不来。

    炉子里的鬼火依旧熊熊燃烧着,我听到玄泽冷声对冷墨渊道:“冷墨渊!你该知道炼鬼过程如果被打扰,里面的阴灵会是什么结果!”

    “你闭嘴!”冷墨渊怒斥。

    小公主担心着我,忙问冷墨渊:“会怎么样?”

    冷墨渊没有出声,外头只传来他的磨牙声。想来结果很不好,他才连回小公主的勇气都没有。

    “魂飞魄散!”玄泽却是冷笑着代替他说了。

    “你闭嘴!”冷墨渊再次怒斥,他的鬼气翻涌起来,即使我看不见也能想象到他此刻盛怒着朝玄泽挥剑。

    小公主抽咽着:“妈妈……那妈妈怎么办……爸爸……”

    “姒姒是我的了!”玄泽朗声道,心情是说不出的高兴。

    “你胡说!妈妈是我和爸爸的!”小公主立刻反驳,又担心起我来:“妈妈……妈妈你怎么不理我……”

    “姒姒……”冷墨渊的声音也无比担忧,“畜生!停下阵法!”

    “你休想!”玄泽大笑。

    我渐渐听出苗头来,要是玄泽不主动撤掉这阵法,连冷墨渊都没有办法阻止。

    不然的话,稍有不慎,我就会魂飞魄散。

    “曦儿,去找你大伯父。”冷墨渊哑着声音道。

    小公主舍不得离开我:“那妈妈……”

    “妈妈这里有爸爸,你马上去找大伯父!告诉他我要炼鬼!”

    小公主懵懵懂懂的,但还是乖乖听话应了一声,转身朝原处飞去了。

    玄泽却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冷墨渊,炼鬼?别说你根本就不会!你连丹药和法器都不会炼!”

    面对他的嘲讽,冷墨渊第一次没有反驳。

    即使我看不见,也能想象到他此刻正灼灼望着我。

    炼药是把灵草之中的灵气提取出来,再将这些灵气凝聚起来形成一颗丹药。

    不同用途的丹药炼制期间需要加入不同品种的灵草,用来中和其中的毒性或者是用来提高丹药的效用。

    除此之外,还有火候的把握和调控,都是一点意外都不能有。

    这些炼药的常识我陪着冷墨渊练习炼药的时候都看到过。

    如今炼鬼,也是一样的道理。

    要将鬼的三魂七魄全部拆开,剔除炼鬼者不想要的东西后,再将鬼的剩余魂魄重新融合在一起。

    而稍有不慎,要么就是剔除的魂魄多了。要么就是融合的过程中出了意外,会直接导致那些魂魄挤压在一起,继而消亡。

    这些错误,墨渊在炼药的时候都犯过。

    现在……

    他肯定是不会让玄泽碰丹炉的,可是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冷墨寒来。

    他尽量拖延着时间,可是我已经经过了炼鬼的第一步,所有的魂魄都散开了,如果不尽快重新合魂,用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

    玄泽亲自将我炼化的,自然能知道丹炉内的情况。他想冲过来控制丹炉,可是又被冷墨渊挡在了外围。

    没有杀他,恐怕是冷墨渊还想着万一他不能控制住丹炉,有个精通炼丹的玄泽在,我总归能留下一命。

    “冷墨渊!你闪开!姒姒的魂魄已经散开了,再不合魂,她可就真的要死了!”玄泽抢不到丹炉的控制权,怒声吼道。

    冷墨渊错愕,忙分出一道法力来查看丹炉内的情况。一见果然如此,他也着急起来了:“姒姒!”

    玄泽又道:“快让我去控制鬼火!”

    “你休想!”冷墨渊怒斥。

    如果让玄泽控制的话,我肯定不会在有意识了。

    “你想害死姒姒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魂飞魄散了!”玄泽又吼道。

    冷墨渊微微迟疑了一下。

    “冷墨渊!别这么自私了!”玄泽冷声道,“你这样只会害死姒姒!”

    冷墨渊蓦然不在出声,他深知我的时间不多了。

    玄泽趁机慢慢控制了丹炉,然而冷墨渊的鬼气安静了一会儿后再次狂暴起来。

    正在控制丹炉的玄泽急了:“冷墨渊!你别胡来!你会害死姒姒的!”

    “会害死姒姒的是你!”冷墨渊怒道。

    他的鬼气狂暴在外界狂暴起来,唯独避开了我所在的丹炉。

    “姒姒性子那么刚烈的一个人,绝不会允许被你炼成一个傀儡!”他用鬼气将正在控制的丹炉的玄泽掀翻道一边,用自己的蓝焰接替了那绿色的鬼火。

    “如果她知道会成为你的傀儡,肯定比活着还难受!”

    不得不说,冷墨渊说的没错。与其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傀儡供人玩弄,我宁愿死!

    “你懂什么!那你宁愿看姒姒死吗!”玄泽怒吼。

    “姒姒不会死的!”冷墨渊怒道。

    我感觉炉子外的蓝焰逐渐平和起来,鬼火的气息温和的流入丹炉内部,仿佛是用来温养我的一般。

    我试图自己凝魂,可是原本积攒下来的法力已经在散魂的时候被一起散掉了。

    此刻冷墨渊将自己的法力送进来,简直是与我心有灵犀一般。

    我忙试着去吸收那些法力,由于魂魄已经散开正在逐渐消亡,我能吸收的法力很少。

    好长一段时间下来,我才只吸收到了一点点,勉强保持着自己的魂魄不消亡。

    “冷墨渊!快没时间了!你快让我接手丹炉!”玄泽再次怒声提醒冷墨渊。

    冷墨渊不理会他,玄泽恼怒的上前就想要推开他。被冷墨渊的鬼气震退了。

    他不是冷墨渊的对手,不再去跟冷墨渊来明的。反而是直接用自己的法力来控制丹炉下被冷墨渊压下去的绿色鬼火。

    墨渊本就对炼器没有信心,现在玄泽来捣乱,更是让他心慌。

    “滚开!”他怒斥。

    玄泽却是看出来了他对自己的没信心和对我的担忧,更加胆大妄为起来。

    冷墨渊焦急,眼看丹炉的控制权马上就要被玄泽抢过去了,他咬牙,一边控制着丹炉,一边卷起一道鬼气将玄泽掀翻。

    玄泽立刻又爬起来想要控制丹炉,冷墨渊阻止着他,两人再次打了起来。

    丹炉内的鬼气因此变得非常的不稳定,我非但无法再吸收鬼气,散开的魂魄异常脆弱,反而还因此变得动荡起来。

    玄泽设计将冷墨渊引开,自己趁机再次想要控制丹炉,被冷墨渊一脚踢下去。

    不偏不倚的,正好摔进了丹炉下的鬼火之中。

    顿时,我听到他极为凄厉的惨叫声,还夹杂着我的名字。

    心间划过一抹不知道为何的悲凉。

    若是他没有这般执迷不悟该多好。

    冷墨渊没有去管玄泽的死活,继续谨慎的控制着丹火。

    炉内的气息却渐渐变得不稳定起来,我忙加快的速度吸收了鬼气护住之间的魂魄。

    骤然,一声巨响,丹炉居然炸开了!

    “姒姒——”

    我听到冷墨渊嘶声力竭的呼喊,随即看到他仿佛被抽掉了全身力气般跪倒在地。

    “姒姒……”

    他痛心又不可置信的声音低低弥漫在一边,放出所有的鬼气追寻着我的魂魄。

    而自己则徒手掰开那些丹炉的碎片,埋头寻找着我。

    他看不见我吗?

    我愣愣的。想要走到他身边,可是却发现我根本就没有身体可以控制。就跟上次被那块?焦木撞到的时候一样。

    “姒姒……”冷墨渊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几分低低的呜咽,仿佛午夜被人抛弃徘徊在路口的小狗。

    我的心生疼生疼。

    我想告诉他我没事,可是,没有办法。

    “爸爸!”小公主的声音蓦然响起,她飞快的飞到冷墨渊身边,望着那丹炉,一怔:“妈妈……妈妈呢?”

    冷墨渊悲痛的没有应声。

    小公主吸了吸想哭出声的鼻子,回头看向一处:“大伯父,妈妈呢?”

    冷墨寒的身影出现在一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他似乎瞥了我一眼。

    他能看到我?

    我还在思考,他已经走到了冷墨渊身边,皱眉:“别哭了。”

    冷墨渊居然哭了……

    我错愕,果然听见了冷墨渊低声的抽泣:“姒姒……是我害死了你……”

    “妈妈死了?”小公主愣愣的,“妈妈怎么会死呢……爸爸?大伯父?妈妈……”

    “别哭了。”冷墨寒又道。

    冷墨渊一下子哭的更大声了:“姒姒……”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向拽到没边的他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呜……妈妈……哇——”小公主也跟着哭了起来。

    我没死啊!我没死!

    我拼命的想要告诉他们,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公主大声的哭着,冷墨渊将她抱入怀中,随即也不住的哭着,看的我无比揪心。

    冷墨寒站在一边眉头紧皱,想说什么,每每又被冷墨寒和小公主的哭声打断。

    看着他们这样,我心痛欲裂。

    恍惚间想起上次在琉璃伞中发生的事,我忙试着去吸收空气中残留着的鬼气。

    因为冷墨渊刚刚用鬼气寻找过我,所以这里的鬼气很足。我吸收的很快。没多久便将自己四散而开的魂魄逐渐凝实起来。

    冷墨渊的哭声渐渐轻了下去,我还没完全将自己的魂魄凝实,他蓦然抱着小公主冲到了我的面前。

    “姒姒……”他震惊的望着我,想要伸手摸摸我的脸,又怕碰碎了我一般,停在空中不敢再上前。

    倒是小公主,一看到我,惊奇的一吸鼻子,猛地就扑进了我的怀里:“妈妈!”

    我忙抱住了她:“是我。”

    冷墨渊猛然将我拢入了怀中:“姒姒!真的是你!你没死!”

    “没死……”我也抽出一只手抱住了他。

    冷墨渊重重的亲了我下,冷墨寒冷不丁的出声:“她魂魄不稳,还不给她渡法力固魂?”

    冷墨渊忙照做。

    他给我固魂,我不需要做什么。瞧着冷墨寒眼中始终如一的淡定,我忍不住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可以看到我的?”

    “嗯。”冷墨寒淡淡应声。

    正在给我输法力的冷墨渊炸毛了:“哥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给我说的时间了么?”冷墨寒反问。

    冷墨渊语塞。

    过了一会儿。冷墨寒瞥了眼冷墨渊,点头又道:“从未见你这般哭过,不错。”

    冷墨渊的身子僵了一下。

    虽然冷墨寒说出这话时一脸严肃,但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是在幸灾乐祸吧?

    大哥,你跟你媳妇学坏了啊!

    给我固了魂,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家去了。

    路上,冷墨渊坚决不承认他哭过。

    小公主扬着脑袋跟她爹一个德行:“我哭了嘛?我才没有哭呢!妈妈,一定是你看错了啦!”

    真是对活宝。

    从丹炉里走了一遭,我又变得一点法力都没有了。

    回到了冥宫,我被冷墨渊抓着去勤奋的修炼了。小公主因为我们修炼不带他,去找慕紫瞳告状了。

    傻孩子,双修怎么带你……

    夜祭言来看过我。说我身上的奇怪气息已经没有了。估计那气息根本就是白依依留下的,她还非要往凌璇玑身上推。

    修为稳定下来后,冷墨渊也给我建了座宫殿。

    他挑了万鬼城最高山的顶点,自己刻苦学习了阵法,将整座宫殿都炼的跟冥宫一样可以随心所欲。

    我们的婚礼,在宫殿坐成的三个月后举行了。

    我不喜欢红色,婚礼便没有使用红色,而是用了冥界冥婚一贯使用的白色敛服。

    我与曦儿穿着母子装,冷墨渊穿着同样白色的新郎服,将我们迎入冥宫。

    这一晚,鬼火摇曳了整个冥界,白色的灯笼与招魂幡盛大而阴森。

    我与冷墨渊坐在十六抬的软轿之上,曦儿与白焰两个花童在前面撒着纸币。

    看着这诡异的画面,我却是笑了。

    身为活人的记忆仿佛已如隔世,如今,我是曦儿的母亲,冷墨渊的妻子,这冥界唯二的冥后。

    冥界各个家族都给我和墨渊的婚礼送来了贺礼,宫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宫醉柳出逃的事想要将功折罪,送来的贺礼尤为贵重。

    寻陌也送来了一份贺礼,被同样来送贺礼的二二发现。要不是他逃得快,估计就要被二二给烤了。

    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小小的孩子,明明是二二的妹妹,却追着慕紫瞳喊麻麻。她跟白焰是熟识,小公主跟着白焰,很快就跟小小也打成了一片。

    后来,我就经常能看见这三个孩子一起在冥宫上房揭瓦,掘地捣乱。

    再后来,慕紫瞳又怀孕了。次年,她平安诞下了另一个活蹦乱跳的可爱孩子。

    曾经死水无波的冥宫,因着这些孩子的欢闹而不再死气沉沉。

    而冷墨渊,将他从前的那些莺莺燕燕断了个干干净净。

    他学会了炼丹,学会了炼器。我和小公主的衣服首饰,基本上都是他亲自炼出来的,造诣不比冷墨寒差多少。

    这只鬼,虽然依旧是唯我独尊的脾气、依旧是目中无人的性格,可是在他心中最重要的地方,只有我和曦儿。

    “姒姒,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好……”

    很多年以后。冷墨渊带着我去我们初遇的地方。

    奈何桥上,他拽乎乎的教育着来往的阴灵:“你们有缘再次相见的!都要给本座好好把握姻缘了!知不知道!”

    小公主学着他的模样大步往桥墩上一跨,腿没她爹长,只能搭在了桥墩边上,却也是一样耀武扬威的口气:“知不知道!”

    下面阴灵一片附和之声。

    冷墨渊将站在一边的我拉入怀中,低头啄了口,露出满足的笑容来。

    这样的画面,真丢人……

    却也真美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