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我回去的很巧,正好是拍毕业照的时候。

    冷墨渊和小公主匆匆去店里给我买了套最贵的学士服,让我赶在拍照前换好拍了毕业照。

    校长也在,他是见过冷墨渊的,主动跟冷墨渊打了招呼。

    冷墨渊示意他看了眼我:“姒姒能顺利毕业的吧?”

    “能!一定能!”校长就是这么上路。

    抱着女儿的冷墨渊表示相当的满意。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他,谁不知道只要校长敢说个不字,冷墨渊就敢带着女儿把学校拆了。

    拍集体照的时候,冷墨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换好了一身?色的学士服,带着同样穿着小款学士服的曦儿站到了我的身边。

    “你怎么……”

    “改天带你去拍结婚照。”他拽乎乎的道。

    一旁传来同学们的起哄声,我硬着头皮当没有听到。

    我大概会是春伊大学历史上,唯一一个带着老公和女儿来拍毕业照的学生。

    很快拍好了合照,难得一家人都穿着学士服,我便带着他们在学校里一起拍照。

    我的早就被我丢在了别墅里,用的是冷墨渊的。

    别看他是只鬼,活人的高科技却无一不精通。这似乎还是特别定制的,屏保和桌面都是我的照片,让我甜蜜的吃惊了一下。

    将校园里有名的风景差不多都拍了一遍,一家人才心满意足的往回走去。

    冷墨渊和小公主的学士服都是冷墨渊用幻术变出来的,他撤掉幻术就可以变回原样。

    我身上的可是实打实的,得找个地方换回来。

    装有随身空间的玉镯我没有带在身上,只能去厕所换了。

    女厕所冷墨渊自然是不能进去的,小公主要跟着我进去,还没走到门口,闻到里面的味道,又哭着跑出去找冷墨渊了。

    学校的厕所其实打扫的很干净,但由于小公主本身有着阴灵的特征,鼻子又异常灵敏,才闻不得这里的味道。

    这里也让已经化鬼的我有些不舒服,但用法力将味道隔绝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这里就我一个人。

    我正在洗手,镜子里却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由于我已经是鬼了,镜子虽然有我的身影,但仔细看的话,这道身影是微微透明的。

    而刚刚我的身旁闪过了另一道更淡的身影。

    也没听说过这里闹鬼呀……

    我心中疑惑着,背上猛地被人一推,一头栽进了镜子里。

    恍惚间,我看到白依依的脸一闪而过,立刻伸手抓住了那里。将她一起拽进了镜子里。

    这应该是宫醉柳的那面镜子法宝,不知道怎么落入了白依依的手上。

    我在里面稳住了身子,白依依就站在我身后。

    “花姒,你也死了!”她笑道,语气是止不住的欣喜。

    我冷笑一声:“托你的福!”

    这应该是她的那道分魂,我和冷墨渊算过了,以白依依的修为,她最多分出一道残魂。

    否则的话,别说多分出去的残魂没有意识,就是本体也会受到影响。

    也就是说,只要我解决了她的这道分魂,我就给宝宝和自己报仇!

    一想起曦儿在血池里那可怜的模样,我的心就生疼生疼。也不跟白依依废话了,抬手便朝她攻去。

    白依依诧异了一下,一边躲开我的招式,一边怒问:“花姒!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不想!”我现在只想杀了你!

    “我可是为了你好!凌璇玑留在你身上的气息可还在!”

    “我不在乎!”

    白依依剜了眼我,见我步步都是杀招,她也恼了:“算你狠!花姒!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害我女儿和我!还敬酒?毒酒吧!”

    “你知道了?”她错愕。

    “当然!”

    “那我只能杀了你了!”白依依恼怒道。

    “是我要杀了你才对!说!另一个人是谁!你拿不到落胎果的!谁给你的!”

    “哼!就不告诉你!”她狞笑着还手。

    她的修为比我想象的要高,我毕竟才化鬼没多久,虽然修为也不低,但是一时之间倒是和她打成了平手。

    两个人打了好一会儿,我渐渐有些不支。白依依笑着一口咬住了我的手臂。

    顿时,我感觉自己浑身的法力都在被她吸走了。

    琉璃伞被她打在了一边,由于法力的快速流逝,我浑身都没有力气。

    咬牙强撑着稳住身子,我将另一只手化作利爪。对着白依依的胸口便狠狠刺了下去。

    白依依立刻就想要躲开,这一回我却紧紧抓住了她不让她逃走。

    我的手已经快要抓住她剩余的那半颗内丹了,白依依着急起来:“花姒,你难道不想知道另一个是谁了吗!”

    我的动作一顿:“是谁?”

    “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

    “你先说我再放了你!”

    “我说了你食言怎么办!”

    “我也信不过你!”

    白依依恨得磨牙,我的手已经趁机找到了她的内丹,一把抓在了手中。

    白依依慌乱的就想要推开我,却不料这么一推,倒是让我直接把她的内丹抓出来了。

    “还给我!”她恼怒着冲上前来。

    我往后退去,厉声问道:“快说是谁和你合谋!”

    也许是内丹被夺走,她异常的紧张,一边跟我来抢夺内丹,一边怒道:“你不会知道的!”

    瞧着她这副样子,我慢慢意识到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另一个人是谁的了。

    不是有意包庇。只是不想告诉我。看着我和冷墨渊着急的模样,她就开心。

    我的眼神紧紧冰冷起来,用鬼气震碎了白依依的内丹。

    她与内丹之间是有感应的,内丹一碎,整只鬼都错愕的捂着胸口停在了原地。

    “你……”她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你不想知道是谁在害你了么……”

    “你又不打算告诉我。”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冷血无情的时候。

    她一窒,我再次加重的自己的鬼气,将手中裂开的鬼气全部碾成了粉末,又将粉末那都全部毁掉。

    白依依死不瞑目的在我面前渐渐消失,这镜子空间里慢慢传来了外界的气息。

    我顺着那里走去,离开了这里。

    没有了白依依的鬼气做伪装,那面镜子法宝很清晰的显现在了墙上。

    我拿出冷墨渊的蓝焰结晶,丢了一颗进去。

    瞬间,那镜中的世界全部被蓝色的火焰吞噬,逐渐分崩离析,化作了虚无。

    “姒姒,好了吗?”耳中忽然想起了冷墨渊的声音,想必是太久没出去他担心了。

    “马上就好了!”我忙应了一声。

    一进来就碰到了白依依,我衣服还没来得及换呢。

    匆匆忙忙换好了衣服就要出去,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立刻往后退去。

    玄泽的身影蓦然出现在我刚刚站着的地方,如果我没及时察觉到他的气息,再往前一步就要落入他的怀中了。

    “姒姒。”他对着我一笑。

    我?了脸:“这里是女厕所。”冷墨渊都不进来,你进来干什么!

    “我知道。”

    “你来干什么?”上次他和白依依合作之后,我就不想再跟他有任何接触了。

    “带你走。”

    “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没好气道。

    “姒姒……”

    “我已经死掉变成鬼了,你看不出吗?”我示意他好好看看我,“我合该是呆在阴界的!”

    “不,姒姒,即使是鬼修,只要修为足够,也可以去其他的地方。”他迈步朝我走来,我立刻往后退去。

    “可我不想去其他的地方!我只想跟冷墨渊和曦儿在一起!”

    “曦儿?”他还不知道小公主的名字。

    “曦儿就是我和冷墨渊的孩子,我只想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那我呢!”他隐隐有些怒意。

    我有些心累:“我怎么知道……你就非要这么逼我吗?我不爱你了。玄泽,你放手吧。不放手,你永远都会被自己困住。”

    “我不要放手!”他恼怒,“我只要你!”

    他骤然上前,我想要躲开,手却还是先一步被他抓住了。

    “姒姒,跟我走!”

    “我不走!”我想要挣脱,可是他的力气异常的大。即使我用法力,他也用自己的法力压制住了我。

    “墨渊!”我着急了起来,“冷墨渊!曦儿!冷墨渊!”

    外面的鬼气已经翻涌起来,可玄泽拽着我的身子已经迈入了一个阵法。

    “姒姒!”冷墨渊的身影在门口闪现,可是只一眼,我就已经被玄泽带到了别处。

    我认得出这里是一处天地裂缝,我转身想要再次进入那阵法,可是阵法却消失了。

    玄泽伸手将我抱住,被我狠狠一脚踢开了。

    他想要再次上前,又被我喝止住了:“别过来!不许过来!”

    “姒姒……”

    “别喊我姒姒!”我更加恼怒。

    玄泽的脸上浮现起一丝丝的歉疚:“你别生气……”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我现在快要气炸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我就安安稳稳和冷墨渊一起过日子,你就非要来闹腾么!”

    “你和冷墨渊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他坚定的道。

    “就算不幸福,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将来也不会后悔!更何况和他在一起,我现在很幸福!”

    “只有我能给你幸福。”他就跟中毒了一样不愿意承认事实。

    我望着他,满是失望:“你现在只会来破坏我的幸福!”他的身子一震,略带慌忙的抓住了我的手臂:“不!姒姒!不!我不会破坏你的幸福的!你爱的!你会爱我的!”

    “我不爱你!”

    “会的!没了那孩子,你一定会爱我的!”

    我敏锐的听到了一个关键词:“什么叫没了那孩子?你对曦儿做了什么!”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姒姒,我说过,你只是因为有了冷墨渊的孩子才对他另眼相看!只要孩子没了,你们就没有交集了!”

    我震惊,瞧着他眼中发狂般的欣喜,脖颈发凉:“落胎果……落胎果的事……是你和白依依合作的?”

    “是。”他微笑着,仿佛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我却是恨得咬牙切齿:“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曦儿!”

    “冷墨渊的孩子,死有余辜!”

    “啪——”

    我一个巴掌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玄泽错愕。

    我一字一顿道:“曦儿是墨渊的孩子没错,但也是我的孩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这样说我的孩子!”

    瞧着满是怒容的我。玄泽慢慢缓过来,让了步:“好,我不说。”

    他又要来抓住我的手臂,我想躲却没有能躲开。他拽着我往前走去,我拼死抵抗,却还是被他拽到了一个小山坡的坡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