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的魂魄被关进一方紧闭的空间之中,怎么也出不去,我顿时着急起来:“放我出去!”

    “也放我出去!”小公主也着急起来,“坏人!我要告诉爸爸!”

    白依依恼怒道:“仙尊,这孩子能不能除掉?”

    “你敢!”我怒斥。

    玄泽略带迟疑的望着我,虽然我的魂魄被困在了身体的一隅,但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是能看见我的。

    “南宫玄泽!你要是敢伤我女儿,我恨你一辈子!”我别提多担心孩子了,尽一切可能要玄泽放弃伤孩子。

    小公主也帮腔道:“不许伤我!妈妈不会原谅你的!”

    “仙尊,别信她的!她也是因为怀了墨渊大人的孩子才会喜欢上墨渊大人!如果这孩子没了,反而能让她和墨渊大人断的干干净净!”白依依怕玄泽动摇,立刻给出了另一翻说辞。

    “就算我和冷墨渊分手,你们谁也讨不到便宜!”我忙道。

    玄泽有所迟疑,我再次道:“玄泽,我们认识了两世,你应该很清楚我是个怎样的人!我不是一个会被外界因素左右心中想法的人!孩子是我和冷墨渊认识的契机,但不是我爱上冷墨渊的原因!”

    “你爱他?”玄泽蓦然问我,语气震惊且不愿相信。

    “爱!”我回答的毫不犹豫。

    “凭什么!他有什么好的!他压根就不值得你爱!”玄泽骤然狂暴起来。

    我能感受到小公主被他这幅样子吓到了,蜷缩在自己被封印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看的我心疼。

    我望着一向温文尔雅的他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神色来,满心凄凉。他好歹也过活了三千多年了,我什么连这些都没有看透。

    “玄泽……”我忍不住为他叹息一声,“为什么我会爱上冷墨渊?”

    “为什么!”玄泽厉声问道。

    “因为他从来不会这样威胁我、伤害我。我承认冷墨渊有时候的确是有些孩子气,但熟知到这种地步后。他绝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事。”

    “我也不会伤害你!”他立刻道。

    “上一次,因为你,我摔下悬崖,被梦妖骗了,差点替他把牢底坐穿!现在……”我略一停顿,简直不知道该跟玄泽说什么好,“你们想要侵占我的身体,不是伤害是要干什么!”

    “我是想要帮你!”玄泽怒道。

    “抢我身体算怎么帮我!”

    白依依轻轻一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仙尊当然是在帮你!你就安安心心的和仙尊双宿双飞去,至于墨渊大人和这孩子,就我帮你照看着了……呵呵呵……”

    她是想要取代我!

    “墨渊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你们别妄想了!”我怒道。

    “哈哈哈哈……”白依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越想越开心,忍不住笑出声来:“墨渊大人看不出来的!只要融了你的部分魂魄,我身上就会有你的气息,用的又是你的身体,墨渊大人绝对看不出!”

    “我会告诉爸爸的!你们别想害妈妈!”小公主怒道。

    “哼!”白依依不屑的冷哼一声。“我们不会忘记你的。”

    我听的害怕,立刻喊道:“伤我女儿我跟你们拼命!”

    “姒姒……”玄泽有些无奈的喊着我,“这孩子对你真的就这么重要?”

    “你的孩子对你不重要?”我反问。

    玄泽沉默了一下,道:“那我不伤她。”

    “那我也不会原谅你的!”小公主一向得寸进尺。

    我则是不相信玄泽的话。他们要白依依取代我,又不想被冷墨渊知道这件事,怎么可能留着知情的小公主!

    也许是看出来了我的不信任,玄泽的手快速翻转着,花了许多复杂的阵法打入我的肚子中。

    顿时。小公主那里没了动静。

    我一下子着急起来:“宝贝!宝贝你怎么了?应妈妈一声!南宫玄泽!你做了什么!”

    “姒姒,你冷静些,她只是睡着了。”玄泽宽慰我。

    我虽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但还是能感受自己的身体情况。闻言忙细细感应了一番,小公主的确没受伤,是安静的睡着了。

    “我会想办法删掉她的这段记忆,等魂魄融合之后,即使是她也不会察觉到那不是你。”玄泽继续解释着。

    “那我呢……”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为自己担忧起来。

    “你会忘了冷墨渊。”玄泽道,语气都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喜悦。

    我又是不解又是害怕:“你们都要融掉我魂魄了,我哪里还能记得墨渊!”

    “姒姒,你不会有事的,只是融掉你三魂七魄中的部分魂魄。”

    我冷笑:“不会有事?那为什么人要有三魂七魄?直接一魂一魄不行么!”

    玄泽眼神复杂的望着我,好半天才道:“总之,你不会有事,相信我。”

    我还想说什么,白依依先一步道:“仙尊,时间差不多了。再磨蹭下去,墨渊大人恐怕就要找过来了。”

    她的语气中,满是对与墨渊见面的期待与雀跃。

    玄泽有些不情愿我离开。

    白依依又道:“仙尊请放心,花似得魂魄我帮您看着,绝不会有问题。等我哄了墨渊大人解除了这固魂术,您还怕花似不是您的吗?现在还是别让墨渊大人找过来才好,您说是不是?”

    玄泽不情愿的转过了身去,白依依露出满足的笑容来:“仙尊,还暂时请封印了花似吧。别被墨渊大人看出了破绽才好。”

    在我的极力反抗之中,玄泽将一道法力打向了我。顿时,我没有办法再说出话来。

    白依依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别墅。因为都是我的气息,别墅的防守大阵自然认为是我,将人放进去了。

    白依依受宠若惊。

    趁着墨渊还没来,白依依欢喜的将别墅从下到上跑了一遍,熟悉了场地。

    卧室里,望着我与墨渊躺过的床,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转身去打开了我的衣柜。

    衣柜中大部分都是我的衣服,她跳过了那些外套,直接开始翻起我的内衣。

    找了半天,她嫌弃的将橱柜门关上了。

    “什么品味!都是这么老土的内衣!哪能让墨渊大人有兴趣!”她不满的嘟囔着,抱了一下肚子:“也是你运气好!要是没这孩子,怎么能爬上墨渊大人的床!”

    哼!没先上冷墨渊的床。我怎么来的这孩子?

    这女鬼就是嫉妒!

    “要是我当年也能有个孩子就好了……”她满是遗憾的感概了一声。

    瞥了眼衣柜,白依依下巴一扬:“还是我自己去买吧!”她转身向要出门,才走到楼下,冷墨渊的鬼气蓦然传来,她忙停下了。

    “墨渊……”她略有些慌乱的停下脚步看向穿墙而入的冷墨渊,将后面的“大人”两个字咽了下去。

    冷墨渊没觉得别墅里会有外人,初见也没有怀疑,笑着走上前来:“姒姒。想我没有?”

    白依依先是对冷墨渊的笑受宠若惊了一下,待听到我名字的时候又化作了恼恨,最后想到这身子还是她控制着,冷墨渊相当于是对她笑的,又开心了许多。

    “想呢!”她撒娇着道,我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也能变得这么妩媚。

    我从来不会对冷墨渊这样说话,他听见先是诧异了一下,白依依上千习惯性的搂住他的胳膊,又道:“你可回来了!”

    她没见过我和冷墨渊相处的模样,模仿起来有些捉急。

    冷墨渊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眉细细打量着,又因为只能察觉到我的气息而疑惑着。

    “孩子今天乖么?”因为小公主睡着了,冷墨渊只能这么问白依依。

    白依依一笑:“可乖了呢!”说着她又想起了被小公主凌辱过的画面,泛起一股不甘心:“就是闹腾了些,不怎么听话。”

    冷墨渊再次蹙眉,望向我的眼神一下子锋利起来,又因为发现不了什么,而按捺下了心中的疑惑。

    “今天一天过的怎么样?”他试探性的问,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被白依依搂住的手臂。

    “挺好的,带孩子出去吃了点东西,逛了街。”白依依道,看样子应该是观察过我好长一段时间了。

    她说着伸手想要再次投入冷墨渊的怀抱,冷墨渊假装没看出来她这意思,抬手变出来一个灵果。

    “姒姒。我给你带了个灵果,你尝尝。”墨渊笑着,眼中满是宠溺。只有我看得见这宠溺后,是他深深的算计。

    这灵果一看就是极品,白依依是急需这种东西提升修为的,当即就从墨渊手上接过了。

    “谢谢你!墨渊……”尽管已经刻意压制着了,我还说能感受到她语气中那难以掩饰的喜悦。

    “不客气。”冷墨渊笑着回应,眼神却一瞬间凌厉了。他的手立刻就想要抬起。可是又被他生生止住了,不知道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白依依满门心思都在那灵果身上,哪里能注意到冷墨渊眼中这一细微的变化。

    我说融阴之体,灵果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哪里需要这个!

    墨渊故意拿出来一个灵果,分明就是在试探白依依!

    我心中给冷墨渊的机智点了一百二十个赞!

    只是,冷墨渊即使是现在知道了她是假扮的,为什么还不戳穿她?

    我不明白,冷墨渊似笑非笑的望着她。问:“今天去哪里玩了?”

    “就随便逛了逛。”白依依笑道,眼神还黏在自己手上的灵果上,恨不得当场就吞食了!

    冷墨渊见她这幅模样,嘴角勾起一抹薄凉的笑,抬手从她那里又拿回了那枚灵果。

    白依依下意识的想要抢回来,看到冷墨渊,又只能忍住了。她佯装出一幅无辜的撒娇样来:“墨渊……怎么还抢回去?”

    “因为姒姒最近不够乖,所以先不给姒姒。等姒姒什么时候听话了。再给姒姒。”墨渊语气宠溺,眼神带笑,可眼底却是一片冰凉的杀意。

    白依依以前跟着墨渊的时候,向来都是为墨渊马首是瞻。

    现在见到墨渊这样温柔的语气,她兴奋的要上天,哪里能察觉出来不对劲,还在为自己骗过了墨渊而沾沾自喜着。

    “那你什么时候能给人家嘛……”语气肉?的让我想吐。

    冷墨渊面色不改,还跟她演着戏:“那看姒姒什么时候变乖了。”他将手上的灵果收起。担忧的瞧着我的肚子,打入了一道鬼气。

    那应该是用来保护孩子的。

    白依依害怕了一下,试探性问道:“墨渊,这是……”

    “给孩子的,你说她不听话,当然要给点惩罚了。”冷墨渊笑眯眯的,望着“我”的眼神宠溺到了极点。

    白依依受宠若惊,头脑发昏之下,哪里能注意到隐藏在这片温柔乡中的重重杀机。

    “我冥界还有事,你先乖乖呆在这里,先走了。”冷墨渊对着白依依笑道。

    白依依自然是顺着他。

    “姒姒真懂事。”冷墨渊笑着,转过身去的那一霎那,我能看到他脸上的所有笑意都化作了杀心。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当场就戳穿白依依,但我还是决定相信他。

    墨渊的脾气向来是直来直往,谁跟他对着干,他当面就会怼回去。

    现在这般跟白依依虚与委蛇,分明不是他的风格。他不会这样委屈自己,一定是有着更深的打算。

    他离开,白依依如释重负,又沾沾自喜,同时还有些为那枚失之交臂的灵果感到遗憾。

    我倒是没一开始那么着急了,安心的在一边思考起该怎么把白依依赶出我的身体。

    冷墨渊第二天没来,反倒是慕紫瞳来了。

    她带着白焰过来的,白依依对她有着几分害怕。但更多的是怨恨。

    她曾经为了想要个孩子稳固自己在冥宫的地位,因为一直没有动静,听说还为此去找慕紫瞳问过生子秘诀。

    慕紫瞳当时是一脸蒙的,尴尬又如实的告诉白依依,她和冷墨寒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想过会有孩子,白焰来的纯属意外。

    白依依不信,以为慕紫瞳是怕自己有了孩子威胁到她,所以才不告诉她。

    当时她没有说什么,背地里却是埋怨上了慕紫瞳。

    这次慕紫瞳来,她不待见归不待见,还说笑着打来招呼。

    白焰眨着大眼睛好奇又不解的望着白依依,迷茫的对慕紫瞳道:“妈妈……她和二婶一样……”

    白依依的脸色一僵,体内的鬼气已经翻涌起来,随时都会跃出体外攻向慕紫瞳灭口。

    慕紫瞳却是淡定的一笑,对白焰道:“当然跟二婶一样啦,这就是你二婶呀!”

    白依依即将涌出体外的鬼气微微一顿,慕紫瞳抱起了白焰继续道:“你二叔的妻子,当然是二婶呀。怎么会不一样?”

    白焰望望她,又望望白依依,鼓腮想了想,趴进了慕紫瞳怀里:“噢……”

    白依依还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被发现,慕紫瞳对她一笑:“这孩子就是耿直,你别放在心上。这两天一直教着他喊人呢。”

    白依依松了口气。那些汹涌翻滚着的鬼气又全部被她压下去了。

    慕紫瞳和她牛头不对马嘴的聊了会儿,白焰的小嘴巴越撅越高。

    眼看他就要忍不住再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慕紫瞳先一步带他走了。

    要是我没猜错,墨渊因该是想不出答案,去把还在闭关中的冷墨寒和慕紫瞳叫出来了。

    冷墨寒看到他那一身掉成渣渣的修为,一定先抓着他疗伤去了。

    墨渊又担心我,为了让他放心,慕紫瞳只能带着白焰先过来看看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找到方法把白依依弄出我的身体了没有。

    我幽幽叹了口气,小公主已经睡了两天了,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白依依一个人在别墅无聊,几次想要背着玄泽直接吸收了我的魂魄,又被墨渊设下的固魂术挡在了外面。

    她有些挫败。

    这段时间我也几次想要突破玄泽到封印出去,白依依应该都感受到了。

    她有些危机感,出门去了小公主上次带我去的服装店,进入那方空间去找玄泽,却一无所获。

    她气馁的走出来。迎面却撞上了一抹红色的身影。

    她心里突突了一下,抬起头,见是凌璇玑,皱眉:“你来干什么?”

    凌璇玑打量了她半天,一笑,轻蔑的吐出三个字来:“白依依。”

    “你认错人了!”白依依第一时间否认。

    凌璇玑冷笑:“哼!别装了!你以为你还没被发现么!”

    白依依一窒,惊愕的回过身去。

    凌璇玑满意的一笑:“果然是你!”原来她刚过不过是是试探!

    “你想干什么!”白依依压低了声音问道,“墨渊大人真的发现我了么?”

    “我怎么知道。”凌璇玑说的有些不甘心,听语气应该是还没发现。

    白依依稍稍放心了许多,又问:“你来干什么?”

    “你侵占了花姒的身体想要干什么?”凌璇玑不快的问。

    “没想干什么。”白依依的语气中有着挥之不去的喜悦。

    我隐隐有种这两只女鬼认识的感觉。可白依依是在凌璇玑死后才进的冥宫,她们怎么会认识?

    “你想取代花姒嫁给墨渊?”凌璇玑问。

    白依依笑而不语,凌璇玑顿时怒了:“你休想!墨渊是我的!”

    “谁抢到就是谁的!”白依依得意洋洋的,似乎对冷墨渊已经势在必得了。

    “你敢!”凌璇玑怒斥,“小心我告诉墨渊你伪装成花姒!”

    白依依顿时也没了好脸色:“你敢告诉,你以为我就不敢么?宫醉柳!”

    我一愣。

    对面的凌璇玑闻言,立刻朝白依依攻来。白依依闪身后退。两只女鬼就在无人的郊外斗起法来。

    我慢慢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凌璇玑谁宫醉柳假扮的。

    可她不是被宫家新任家主抓回去了么?

    齐芷霜的脸在我的脑海中一闪而过,我骤然想起她说过宫醉柳吃掉了她的鬼胎。

    如果是那样的话,别说宫醉柳被废掉的法力可以恢复,就是更上一层楼都不是问题。

    而且她从小在宫家长大,论起对宫家的熟悉程度,肯定比新任家主更深。

    这两者都有的情况下,她能逃出宫家未必没有可能。

    只是她为什么能假扮凌璇玑?还没有破绽?

    难道是和白依依计划的一样,融掉了凌璇玑的部分魂魄?

    我一惊。想起玄泽曾经用凌璇玑的一道残魂设下陷阱让冷墨渊中计,也未必不能做到这一步。

    而且,白依依对宫醉柳冒充凌璇玑对事知情,她又跟玄泽合作了……

    肯定是玄泽将凌璇玑的那道残魂给了宫醉柳!

    他们三个蛇鼠一窝!

    我一定要去告诉冷墨渊!

    正想着,白依依不敌宫醉柳落了下风。眼看她就要被宫醉柳一掌拍下去,一道凌厉的鬼气蓦然从一边挂来,逼退了凌璇玑。

    白依依稳住身子立刻朝鬼气的来处望去,心中咯噔了一下。忙摆出一幅委屈的神色来:“墨渊……”

    冷墨渊脸色阴沉的走上前来,白依依想要搂住他哭诉,被他往前迈了一步后躲开了。

    “墨渊……”凌璇玑也害怕的走上前来。

    “墨渊,她想要伤我!”白依依说着觉得严重性还不够,又补充道:“还有孩子!她还想伤孩子!”

    冷墨渊脸色阴暗,凌璇玑想要上前,冷墨渊的身上骤然炸出一道浓烈的鬼气,将她掀翻在地。

    “谁也不能伤我的姒姒和孩子!”他厉声道。

    凌璇玑一震,白依依还以为是在说她,笑眯眯的。

    冷墨渊转过身去,对着她,脸色却是更不好了,一字一顿:“也没有人能冒充我的姒姒!”

    白依依一个颤抖,转身就想要逃走。冷墨渊身形一动,抓着她的肩膀将她困在了原地。

    一道强烈鬼气自头顶蔓延至我的体内,在白依依的极烈抵抗中,将她从我身体内揪了出去。

    那鬼气蔓延在我的体内,将我和小公主处的封印都解开了。

    我一下子抱住了冷墨渊。

    “没事了。”冷墨渊紧紧回抱住了我,“姒姒,没事了。”

    我在他怀里点点头,有种异样的感动。

    小公主本就睡的不踏实,冷墨渊将封印解除后,她立刻就醒来了,噼里啪啦就将那天的事全部告诉了冷墨渊。

    冷墨渊安慰了她。转身看向被他威压振在一边的白依依,眼神冰冷的能杀人。

    凌璇玑趁机道:“墨渊!她冒充花姒居心叵测!快杀了她!”

    话音未落,她也被冷墨渊的鬼气掀翻在地。

    作者君不在的第三天,想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