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承宣感觉有一股热汤从口中流经嗓子,进入胃里,身子渐渐有了一些暖和,也有了一丝力气,悠悠的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正微笑的看着他。

    这个人大约有二十出头,眉清目秀,脸色红润中带有一丝苍白,眼神中夹着忧郁和哀伤,虽然脸上写着沧桑,可以看得出来,他曾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贵人,带有一些王者之气。

    承宣挣扎着想起身,动了一下,感觉手脚都十分麻木,根本动弹不了。年轻人似乎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的按住他的肩膀,细声的说,“再喝些肉汤,等身子暖和了再起身。”

    他的声音十分柔和,略带些威严,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承宣又喝了几口汤,身子暖和了许多,渐渐的感觉到手脚麻木带来的不适,整个身子有些抽搐,十分难受。

    承宣开始使力,麻木的感觉在消退,动了一下,特别难受,不敢再动,只能等这个麻木的劲过去,气血开始畅通,不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这才摇摇晃晃的起身,刚弯了腰,力气不够,又倒了下来。

    承宣抬头看了四周,有许多穿着各色各样皮袱的人,头上戴着绒毛很厚的皮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鼻息呼出白茫茫的雾气,在他们的身后,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帐包。天上飘着大雪,地上的积雪很厚,寒风吹过,卷起一片片雪花在空中飘荡。

    年轻人把承宣搀扶起来,承宣看他穿着一身花斑虎皮大衣,头顶着一顶野猪绒毛皮帽,相貌和举止与周围的人完全不同,那些人目光冷峻,脸色十分冷酷,满脸冰霜,手上戴着皮套,握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的人还背着长弓和箭簇。

    承宣身上的衣服比较单薄,一阵寒风吹来,浑身打颤,脸上就像被刀割开一道道裂口一样疼痛,他忍着痛,向这个年轻人鞠躬行礼,“承宣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年轻人脸色微微一变,承宣,这个名字很熟悉。他仔细地打量着承宣,这是一张陌生的脸。他虽然只见过承宣一面,那个承宣是一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充满朝气的年轻人,而眼前的这个承宣,不仅面孔完全不一样,脸上充满了忧郁,身子弱不禁风,似乎一阵轻风就能将他吹倒,感觉完全是二个人,可能他俩的名字读音相同吧。

    “哟,皇上,又救了一个贱奴才啊,这些贱奴才有什么好救的,皇上身份高贵,别脏了皇上的手啊。”承宣顺着声音看去,发现一个太监在说话,声音尖尖的,阴阳怪气。

    承宣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年轻人,他竟然是皇上啊,衣服穿的这么简单,太简朴了吧。

    承宣发现他的脸色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隐忍着,不敢发怒。

    承宣感到很奇怪,皇上竟然害怕一个太监,这皇上当的太憋屈了吧!

    承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有点束手无策,这时,就感觉到身上被狠狠的抽了一鞭,一阵剧痛传来,整个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狗奴才,竟然还没有死,赶快干活去。”承宣急忙扭头看去,发现是一个瓦剌人,正是他把自己抓住,并押送到这里来的。

    皇上快步挡在承宣的面前,拿鞭子的瓦剌人怔怔的看着他,有些犹豫。

    承宣有些奇怪的看着皇上,从他的举动上看,与眼前的瓦剌人显然不是一伙的,“他为什么要救我?他是哪里的皇上?为什么会在这里?跟这些瓦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太监上前拉住皇上,“皇上,你何必为一个贱奴才得罪瓦剌人,由他去吧!”

    皇上甩开太监的手,“他是朕的子民,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全是朕的过错,能救下一个,便能赎回朕的一份罪孽。”

    承宣虽然不明白他说这话是啥意思,但可以确实,这个皇上为人不错,应该是一个好皇上,不能让他为自己受过。于是,承宣摇摇晃晃的走到皇上的面前,拦在皇上和瓦剌人之间,扬起脸,瞪着瓦剌人。

    “狗奴才,还挺嚣张,看我不打死你。”说着,瓦剌人又扬起了鞭子。

    “住手!”承宣听到一个年轻姑娘的娇斥声,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在一顶帐篷的门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她穿着一身细绒厚密的貂皮大衣和帽子,不过,颜色是黄色的,带点金色,十分鲜亮。

    四周的瓦剌人纷纷向她行礼,“拜见公主殿下!”

    这些人对她十分敬畏,没有一个人敢于正面直视她,承宣猜想,她应该不仅仅是这个部落大首领的千金,更是一个深受宠爱的公主。

    皇上似乎有意维护承宣,他伸出手来,紧紧的抓住承宣的胳膊,静静的看着公主,似乎在向她求情,又不肯放下尊贵的身份。

    公主仔细的打量着承宣,又看了一眼皇上,犹豫了一下,向承宣走来。

    承宣清楚的看到她的面貌,大约十七八岁,脸色红润,一双大眼睛,明净清澈,玲珑剔透,细浓的眉毛,像一轮弯月,摇摆的身姿,像极了一个灵动的金貂,在茫茫的雪地里跳跃。

    公主走到承宣的跟前,一双狡黠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承宣看,目光灼灼,承宣感到有些局促,又不好躲闪开,表情有些尴尬。

    一张寒风吹来,承宣打了个激灵。

    “你读过书?”

    承宣点点头,“读过一些。”

    “你会什么?”

    承宣有点傻眼,自从几个月之前被大憨救回来,就想不起来以前发生的事情,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不过,在大浮沱村的时候,给村民们,尤其是村里的小媳妇们讲过不少故事,他们很喜欢听自己讲故事。

    想到了这里,承宣向公主鞠了一躬,“承宣会讲故事。”

    公主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你会讲什么故事?”

    看到公主的脸色,承宣便知道这位公主喜欢听故事,这是个好兆头,感觉自己不用再受冻挨饿了,“不知公主喜欢听什么样的故事?”

    “你会讲什么样的故事?”

    承宣想了想,“妖魔鬼怪的,谈情说爱的,神仙武侠的,基本上都会一些。”

    “你会的还真不少,你是讲评书的?”

    承宣摇摇头,“看过一些书,自然就知道一些故事。”

    公主伸出手中的马鞭指着承宣说,“他是本公主的人了。”

    瓦剌人连忙向公主躬,恭恭敬敬地说,“能为公主殿下效劳,是小的毕生的荣幸。”说着,弯着腰,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子默感觉这位公主太漂亮了,太可爱了,打心底里感到赞叹,不由得痴痴的看着她。

    公主看见他痴痴的盯着自己看,脸上莫名的感到有些发烫,伸出手中的马鞭,高高的扬起来,狠狠地向承宣的身上抽来,落到承宣身上的时候,并不是很疼,嘴上斥责道,“大色狼,看什么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又是一个小辣椒!”承宣心想,“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一个小辣椒是谁?”承宣感到头疼欲裂,头晕目眩,身子一晃,又是一头扎进了雪地里。

    “怎么啦,我抽的很重吗?”

    皇上上前搀扶承宣,承宣在他的前搀下,挣扎的站起来,身子有些摇晃,喘了二口气,感觉好了许多,“不关公主的事,是承宣身子弱,没站稳,多谢公主的相救之人,承宣必当报达。”

    承宣感到这位公主虽然嘴上凶巴巴的,心地却十分善良。

    公主好像要补偿刚才抽的那一鞭似的,伸出马鞭,向一个帐包一指,“你住这个帐包吧。”

    承宣知道,这个公主这么大方,完全是因为皇上的缘故,不过,承宣仍然要感谢她,向她鞠了一躬,“多谢公主的美意,承宣受不起公主的这份恩赐。”

    公主很奇怪的看着承宣,感觉他与众不同,有些特别,更加不想让他就这么死了,“本公主说出的话,绝不收回,你必须住在这个帐包里,否则,哼,休怪本公主对你不客气。”

    第一次遇到强迫接受赏赐的,承宣知道她是一片好心,连忙向她行礼,“多谢公主的赏赐,请赐教芳名,承宣将回报公主的厚恩。”

    太监又阴阳怪气地说,“贱奴才,见了公主居然不下跪,还敢打听公主的芳名,你配吗?”

    承宣感觉这个太监十分可恶,不理他,仍然看着公主。

    公主似乎也不喜欢这个太监,“滚开。”

    太监讨了个没趣,脸色胀红,急忙退到一边去。

    跟她说了这么多的话,承宣感觉到身上越来越冷,双手抱紧着肩膀,忍不住打喷嚏,害怕把鼻涕喷到公主的身上,急忙把脸扭过去,这才把喷嚏打出来。

    公主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十分单薄,“你先进帐取暖吧,本公主过会再来找你。”

    承宣轻轻地松了一口气,他实在太冷了,看着公主走到一匹骏马的跟前,一脚踩着马蹬,十分麻利的骑到了马背上,动作十分敏捷。她回头看了一眼承宣,打马扬鞭,有十多名侍卫跟着她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