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见到承宣,凡雅满脸的忧郁和哀伤一扫而空,脸色有些苍白而憔悴,想来,这些日子,她过的很苦。承宣感觉十分心疼,一双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面庞,感觉她的皮肤变得有些粗糙了。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艘船上,身体十分虚弱,被他们带到了广东,卖给了西洋人。我的身子养好了之后,打败了船上一个特别强壮的海盗,便让我加入他们,成为一个海盗。”

    “我亲眼看到你的脸撞到山崖的一块石头上,以为你死了,决定利用这些海盗为你报仇,告诉他们,大明有无数的财宝,他们便返回印度,纠集了更多的海盗。我们刚到这里,就听说有一个黄萧养的逃到了海边,正被官兵追杀,便赶来支援他,以便将为收为已用。”

    “在三艘战舰近一百门大炮的支援下,黄萧养的人马仍然打不过官兵,只好先把他接出来,再想办法攻打广州城,后来,我们发现,官兵并没有撤走,有一个人在海边游玩,有不少官兵在保护他,觉得他是一条大鱼,便打算杀了他,以打击官兵的士气,没想到会是你。”

    承宣听了,有时哭笑不得,这无妄之灾,竟然是凡雅招来的,这跟谁说理去啊,这件事,必须保密,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是个大麻烦。他把凡雅揽进怀里,轻声的对她说:“让你受苦了,都是我不好,没能保护你,我现在向你保证,再也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凡雅反过手来,抱着承宣的脖子,温柔的说:“只要跟你在一起,就是吃再多的苦,我也愿意。”脸色略略露些些许羞涩。

    凡雅虽然瘦了一些,身子的韧性仍然很强,弹力十足,承宣一边在她的身上游走,一边说:“你刚才说的事,不要再跟任何讲了,一切有我呢。”

    凡雅一直比较怕痒,随着承宣的大手乱摸,感觉周身痒起来,连忙抓住他的手,不让乱摸。

    “嗯,我听你的。”

    忙了大半夜,承宣感觉有些饿了,轻声的问她:“你饿不饿?”

    凡雅并没有接他的话茬,问道:“打你的那个女人是谁啊?”

    她终于还问出来了,承宣还没想好说词,故意打岔:“哪个女人?”

    凡雅转过身来,面对面的看着他道:“别跟我装糊涂,她虽然穿着男人的服装,可瞒不过我的眼睛,快说,什么要打你,再说了,如果是一个男人打你,你会放过他吗?”

    “如果真是个男人呢?”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男人了?”

    “我以为我的板牙妹不在了,就改喜好了呗?”

    凡雅看到他又开始耍无赖,蹙着秀眉说:“你既然喜欢男人了,我也不用留在这里。”说罢,挣脱开他的双手,转身就走。

    好不容易找到她,岂能放她走,承宣扑上去,死死的把她抱在怀里,半开玩笑的说:“你是不是吃醋了?”

    凡雅一眼就看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只是承宣一再支支吾吾,虚言掩饰,真的开始生气了,转过身来,脸色露出不悦,对他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说,我可就真走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十分舍不得他,毕竟,二个人自打上幼儿园开始就在一起了,这份感情,不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

    二个人都以为对方已经死了,承宣如果有了喜欢的人,也并不奇怪,凡雅知道承宣招女孩子喜欢,可他从不胡来,凡雅相信他,只是希望他说实话。

    承宣不想编瞎话欺骗她,看到她不悦的神色,再瞒下去,恐怕真会让她着恼,这事迟早要有交待,只好实言相告,凡雅听了,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话:“你打算怎么办?”

    承宣的一双手缠着凡雅的细腰上,嘴凑到的耳边说:“我和她只是有一些朦胧的感觉,谁也没有把话挑明了说。”

    他说话的时候,哈出的出喷到凡雅的耳朵,女人的耳朵是很敏感的,凡雅感觉到很痒,心里隐隐升起一团火,连忙伸手,把他的嘴推开。

    “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如此对待她,会不会太绝情啦?”

    承宣一听,感觉有戏,文芥的事情正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呢,不如拿叶欣的事情套她的话,如果她连叶欣都能接受,文芥的事情岂不就能解决了。

    “我也觉得对不起她,可是,你才是我最最心爱的女孩,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十五年了,除了爸爸妈妈,就数你最亲了,就是杀了我,也不能跟你分开,你说,我该怎么办?”承宣把球踢给了凡雅。

    凡雅虽然打小就练柔道,一段功夫,很难找得到对方,心底却极其善良,看到身边的人受到委屈,总是很热心肠的帮助,想不到在男女关系上,她也如此富有同情心,大出承宣的意料之外。

    凡雅很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撅起嘴,嘟囔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要不,我把你俩全娶了,好不好?”承宣故意装出嘻笑的神情。

    “你跟她已经到什么程度了?”

    承宣一听,有戏,他倒是不为了叶欣,文芥那一关不好过,承宣虽然对叶欣有一点点意思,却不想因此惹烦了文芥。他套凡雅的话,完全是为了文芥,嘻笑着说:“已经亲了嘴,还摸完了,就差入洞房。”

    凡雅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看神情,很是伤心,承宣感觉自己太邪恶了,太不是东西了,叭,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正打在被叶欣扇过的那半边脸,那边脸还肿着,见到凡雅,实在太开心了,忘了脸上的疼痛,旧伤加新疼,痛不可当,用手捂着半边脸,痛的蹲下身来,直哼哼。

    凡雅见了,心疼的不得了,把满腔的怨气丢在了一边,俯下身子,捧起他的脸,把捂着脸的手拿开,发现那半边脸又红又肿,嘟囔道:“这个女人太野了,下手这么狠,你也敢要?”

    承宣腆着脸,龇着牙,忍疼挤出笑容说:“打是疼,骂是爱嘛!”

    “你刚才还说,你和她只是有一些朦胧的感觉,怎么又这么舍不得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