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时,许多火把亮了起来,正向这边聚拢,像是官兵们正在寻找他们,而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这样下去,官兵还没到,就会被敌军追上来,叶欣带着这么一个累赘,实在有些跑不快了,一把将他扔进一个草丛里,低声的说道:“你躲在这里,我把追兵引开。”

    还没等承宣开口,便跑了,边跑,边向敌军丢暗器,身后,不断传来惨叫声和火铳的射击声。承宣想拦她,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数十名追兵从他藏身的地方呼啸而过。

    听到附近没有声响,承宣抬起头来,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发现岛上到处有火把,看样子,毛胜和张楷已经派出大批人马前来搜寻,远处有一大片火把正向右边而去,隐隐传来呼喊声:“承大人,承大人!”

    承宣大喜,急忙从藏身的草丛里出来,向那片火把追去,刚跑了几步,就感觉脚下一拌,摔了个狗吃屎,一只小手把他拎起来,借着微弱的星光,露出她一张精致而俊俏的脸庞,瞪着承宣,怒斥道:“狗官,拿命来。”

    一支火铳顶着他的脑袋,承宣的脑袋嗡了一下,心想,完了!猛然感觉这声音特殊耳熟,脱口而出:“凡雅!”呯的一声,承宣浑一哆嗦,差点尿出来,连忙憋住,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伸手一摸脑袋,还好,一撮头发被烧焦了,猜想,凡雅正开枪,听到叫她的名字,把枪口猛的抬了起来。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凡雅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承宣!”

    凡雅一只小手抬起承宣的脸庞,借着微弱的星光察看,承宣隐隐看到她的脸上充满忧郁,还带着哀伤,这张熟悉的脸庞,是他心底里埋得最深的思念。

    “是你杀了他,还敢冒充他,我杀了你。”凡雅极其愤怒,又把火铳对准了他的脑袋。

    “是我啊,板牙妹,连我都不认识啦?”承宣感觉凡雅的神态很异常,一点都不像是那心目的那个温文尔雅,恬静淡泊的女孩。

    “你真是承宣?”

    “是我啊,虽然容貌和声音变了,我还是你的承宣啊,在奇琴伊察圣井,我们已经定了婚约,盟了婚誓的。”

    没错,这就是她心中一直思念,一直为他疯狂的承宣,凡雅泪流满面,扑在他的怀里,二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四周的枪击声、砍杀声不绝于耳,而他们是这血腥的战场上一道祥和而又亮丽的风景线。

    “什么人,不许动!”承宣听到毛胜的声音,连忙喊道:“是我。”

    “承大人,快,保护承大人。”不少官兵纷纷围了上来,在他的外围,围得密不透风,不少官兵举着火把,把四下里照得尤如白昼。

    毛胜看到承宣的怀里抱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庞,从身材上看,似乎是一个女人,连忙吩咐官兵向后退,把包围圈扩得再大一些,以免打扰了他的好事。

    凡雅喜极而泣,依偎在他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边用手捶打他的后背,哽咽道:“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还以为你死了。”

    承宣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的安慰她说:“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们这不是见面了嘛,先离不开这里,我们再慢慢聊。”

    凡雅扭过头来,这才发现,四周围着大批官兵,颇为吃惊,问道:“他们是……”

    “承宣,你怎么样了?”叶欣闯了进来,在火把的照亮下,清楚的看到他正紧紧的抱着一个女人,她一直担心他的安全,好不容易把追兵引开,急忙返身回来,看到大批官兵围着,都不吭声,还以为他出事了,吓得脸色都白了,却发现他正风流快活,当着这么多人,紧紧的抱着一个女人不放,心中立刻燃起滔滔熊焰。

    看到叶欣脸色不善,承宣连忙放开凡雅,拉着她的小手,向叶欣走了二步,想向她介绍,就感觉眼前影子闪过,一记耳光响亮的扇在他的脸上,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叶欣身影一闪,便不见了身影。

    这一巴掌打的特别响,就像打在凡雅的心田里,她仰起头,心疼的察看承宣的脸,毛胜虽然没见过凡雅,却能看得出来,她对承宣的关心特别不一般,举着火把走过来,以便让她看得更清楚。

    承宣的脸颊已经浮肿,五道血红的手指印印在他的脸上,她不知道刚才那个女人为何打他,她现在没心思知道他俩之间是什么关系,只是承宣所挨的一巴掌特别心疼。

    承宣终于又看到凡雅俊秀的脸庞,脸上的疼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就是在他的身上扎上一刀,也不会有疼痛感。

    毛胜担心他的安全,刚才攻上岛的敌军虽然已经被击退,仍有一部分敌军正散落在四周,随时会发起突然攻击,不得不打扰这对痴男怨女。

    “大人,这里不安全,请大人立刻返回军营。”

    经毛胜的提醒,承宣渐渐的冷静下来,这里仍是非之地,连忙点头说:“好,立刻回营。”

    大批官兵护着承宣向北撤退,毛胜不放心,大军一直撤到香山香山一带,才停下来,安营扎寨。这时,已经到了寅时,天色已经朦朦亮,折腾到大半夜,承宣和凡雅仍然异常兴奋,二个携手进宫大帐,侍卫们十分知趣的远远躲开,在外面团团围住,阻止一切人靠近。而毛胜派出大批哨兵在外围警戒,以防止再有敌军偷袭。

    凡雅穿着一身很古怪的欧洲人服装,带着一顶小帽,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男的,脸庞清瘦了不少,一双乌黑的星眸显得更大了,秀鼻翘挺,一双樱桃小嘴,薄薄的嘴唇,胸前一对贲起的丘壑仍然十分挺拔,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在臀部陡然翘起,延着一双坚韧的修长****如流水般一泄而下。

    二个人痴痴地互相对望,承宣首先打破了宁静:“那是什么人,你怎么跟他们混在一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