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宣承乐呵呵的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感觉手腕不疼了,渐渐的,他发现叶欣真的生气了,生怕她大发雌威。这丫头,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狠招,实在伤不起,连忙剥了一个基围虾,送到她嘴边,讨好的说:“尝尝,很好吃的。”

    四周的侍卫们看在眼里,大眼睛瞪的溜圆,这是龙阳之好啊,在官场上,尤其是一些权贵,确实有一些人有这种嗜好,没想到,这事竟然发生在他们的身边,大伙儿都闭着嘴,谁也不敢吭一声。

    叶欣有心拒绝,看着虾肉似乎很鲜嫩,禁不住诱惑,很想尝尝,迟疑了一下,终于伸出小手接过来,塞进嘴里,抿了抿嘴,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儿。

    一个侍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壶酒,军中是不能渴酒的,打了几天仗,终于把黄萧养打退了,有心给承宣放松一下,给他找女人,这些人是见过文芥的,谁也不敢如此大胆,悄悄的给他搞壶酒,还是能做得到的。

    太阳正淹没在碧绿的海洋上,艳丽的晚霞,像是打翻了的颜料,洒在天边,烘托着鲜红的夕阳。夕阳却像喝醉了酒,投入了水中,晃啊晃的,把蓝色的海洋,都染成了耀眼的殷红。

    平生第一次在静谧的海岸上观赏大海的美景,承宣迟迟不愿意离去。他给叶欣斟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上,举起酒杯,伴着海浪的吹奏,借着酒劲对叶欣说:“叶姑娘,你我萍水相逢,一见如故,十分投缘,干了这杯酒,希望我们能继续携手共进。”

    叶欣功夫好,人又长的漂亮,虽然她有时候下手狠,承宣却很享受这种感觉,生怕她随时会离开,有心想挽留她。这句话听得叶欣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意境,她的心猛然怦动,心想:“携手共进,他这是在暗示我吗?”

    跟承宣相处以来,他的思想非常跳跃,经常会从一个话题突然跳到另一个话题,常常让她有些无所适从,不过,感觉很刺激,比行走江湖时,打家劫舍,更让她有一种畅快的感觉。

    她的脸上露出羞色,嫣然一笑,粉唇划出一道月牙,颊上露出浅浅的笑涡,一双娇羞的眼帘垂了下来,润玉般的玉颈展现在承宣面前。

    承宣第一次见到叶欣娇羞的神色,妩媚的神态中,夹着野性,加上她韧性十足的身躯,看到他目瞪口呆。

    清凉的海风拂面而过,吹皱了平静的海面,汹涌的浪涛,向无声的沙滩诉说着它的衷肠。

    随着艳丽的晚霞沉入碧蓝的大海里,天夜渐渐的黑了下来,从阳光下的碧蓝大海,到金碧耀眼的晚霞,再到夜幕下深邃幽远的夜空,每一样的景致都让承宣感到激情澎湃。

    清爽的潮湿带着谈谈的海腥味的海风,吹拂着他的头发、面颊和身体,就像一位丰盈动人的女人,轻抚着他的躯体。

    夜幕下的大海更加深邃和幽远,承宣和叶欣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大瓷盆里的海鲜已经所剩无几,他们现在更多的是在感受着海风的轻拂,闻着大海的味道,聆听着一波冲击另一波的海浪声,看着漆黑夜幕下的海水中点点繁星,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人。

    借着渔家的灯火,承宣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望着漆黑而又神秘的大海,不禁想起来青梅竹马,相厮相守十多年的女友。大浮沱村醒来之后,这个令他痴迷的女人,一直藏在灵魂的最深处,不愿意触碰,也不愿与任何人提起,即使是文芥,似乎也刻意的回避她的名字,从没有在他的面前提出半个字来。

    “凡雅,你在哪?”承宣平生第一次喝这么多酒,经海风吹拂,酒意甚浓,喃喃自语,整个人的神色萎靡下来。

    在渔家不断随风摇曳的星光灯映照下,叶欣看到承宣的神情突然变得忧郁起来,越发感觉这个男人神秘而又富有魅力。

    “想文芥姐姐了吗?”她把文芥作姐姐,更是当作闺蜜。

    承宣冲她摆摆去,刚要说话,一名侍卫高声说道:“大人,快看,星星在移动。”

    承宣举着酒杯嘟囔道:“什么星星在移动,那是流星!”

    “不是啊,大人,有好几颗星星在移动。”

    承宣抬起头,向海面上看去,果然看到一片繁星正快速的向他们这边过来,这不是流星划破天空的轨迹,黄萧养刚刚被击溃,逃到海上去,需要一定的时间休整,才能重新发起进攻。

    叶欣腾的一下跃起,越过桌子,一把将承宣拎起来,几大步,便远远的飘去。承宣看到漆黑的海面上,闪出一颗橘红色的火焰,非常艳丽,接着,他听到一阵巨响,轰,他们刚才坐的地方,残片四飞,好险,要不是叶欣反应快,一条小命就已经完蛋了。

    接着,一团团火焰在海面上升起,像极了春节的时候,在郊外燃放的烟花。这是什么人,看他们的火力,绝对不是黄萧养,如果他有这么猛烈的火力,早就把广州城拿下来了。

    “快走!”侍卫们掩护着承宣向军营方向逃去,他们是白天过来的,都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本不认识路,到处乱撞,四周不断落下炮弹,炮声隆隆,对方似乎已经得到消息,欲将他置于死地。

    一行人跑了好约莫三四里路,到了一处海滩,没有发现载他们过来的船只,只好沿着海滩边寻找,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不少人追了上来。跑了一会,承宣就有些跑不动了,上气不接下气,叶欣发现他严重的拖累了速度,气恼的说:“一个大男人,真没用。”

    被一个女人数落,承宣感觉特别没面子,逃命要紧,他已经顾不得了,叶欣提着他,疾走如飞。承寒回过来,发现一直跟着他的侍卫们渐渐的不见了踪影,到底是江湖行走的大侠,独来独往,特立独行,完全缺少团队意识。

    四周乌漆嘛黑,又不敢打头火石点火把,只能借着微弱的星光,高一脚低一脚地乱闯。逃了一会,叶欣终于发现四周只剩下他俩,想回头,身后传来撕杀声和脚步声,不知道是谁在身后跟着,想喊,又怕把敌军招过来,只好独自提着承宣继续逃跑,完全没有目的,尤如无头的苍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