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憨抓来了一二百号人,齐齐跪在都指挥使的院子里,押着几个百长以上的军官进了大堂,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经历了六个多月的守城之战,尤其是历经了昨天夜里的拼杀,看多了生死,满脸戾气,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

    “跪下。”大堂里的侍卫大声喝斥。

    看到大堂里杀气腾腾,二旁站着不少千户长、佐领、将军、卫指挥使等将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几个人扑通扑通地跪在地上,昂着头,看着正堂坐着的一个小白脸,满脸的不屑。

    承宣把惊堂木往桌上一拍,喝斥道:“三天前,有一批商人入城,是谁下令放行的?”

    一个满脸胡子的军官挺起胸,大声的回答说:“是我放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请大人放过兄弟们。”

    “谁让你进人进城的?”

    “是刘千户下的令。”

    “有何凭证?”

    大胡子军官从里怀里掏出一张纸,“叛匪攻城,所有人进出,必须要有凭证,这就是凭证。”

    一名侍卫接过凭任,递给承宣,他拿在手上看了一下,递给张楷,张楷看了一眼,点了下头。

    “刘千户在哪里?”

    大胡子军官回答说:“他已经战死了。”

    “你可知道进城的是什么人?”

    “他们说是商人,我是奉命行事,进城的人,身上并没有违禁的东西,便开门放行,兄弟们可以作证。”

    线索断了,承宣想了一下,又跟张楷耳语了几句,张楷又对一名侍卫低声吩咐,那侍卫转身离去。

    大堂里一时静了下来,大胡子军官很不满地站了起来,大声的说:“大人,兄弟可以走了吧。”

    看他一副桀骜不驯的神情,尤其是当着众人,傲慢无礼,广东官兵的军纪实在太坏了,不禁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大吼一声:“来人,拉下去重打二十军棍。”

    大胡子军官很是不服,大声囔道:“昨天夜里,我亲手杀了五个叛匪,立有战功,你不但不赏,还要打我军棍,我不服,我不服。”

    “功是功,过是不,功不抵过,你顽固不化,藐视军规,咆哮公堂,再加十棍,拉下去,给我狠狠的打。”

    “我不服,我不服……”大胡子军官的喊声渐渐远去。

    大堂里的官兵满脸不忿,怒视着承宣,这些日子来,桀骜不驯军官见的不少,他已经习惯了,就专挑这种刺头下手。

    大堂外面,传来噼噼啪啪的声音,他只是喊怨,却不喊疼。

    大胡子军官被拖回大堂的时候,完全是趴在地上,屁股上血淋淋的,嘴上仍然喊道:“我不服,兄弟已经有五个月没有领到饷银了,为了守住城池,大家忍气吞生,把叛匪赶跑了,就来收拾我们,这就是兔子死了,就杀狗吃肉。”

    承宣第一次见到这么倔强的武官,不禁笑了:“什么兔子死了,就杀狗吃肉,是兔死狗烹。”

    “没错,兔死狗烹,要杀要剐随便,老子就是不服。”

    承宣看了一眼其余的军官,问道:“你们呢,服是不服?”

    堂下跪着的几个军官齐声说道:“不服。”

    “哦,说出理由来。”

    一个年轻的军官挺起胸膛说:“大人,先不说军饷的事情,虽然是一个千户,可我们实际上只有三百五十多兄弟,斩杀了至少三千多叛匪,千户长战死,是石二哥领着兄弟们死死的守着城门,要不是他,北城门早就丢了,大人如此对待石大哥,兄弟们不服。”

    南方的各个卫所吃空饷很普遍,那是天高皇帝远,没有管他们,没想到,广州城里也如此严重,而且,缺员如此之大,出乎承宣的意料之外,那个战死的千户,想必也不是个好东西。

    几名士兵抬着几口箱子,押着几个人进来,士兵们把箱子放在地上,并打开,承宣看到满箱子的金银珠宝,立刻感觉头就大了,一个小小的千户,竟然搜出这么多财宝。

    广州城,广东省,已经不只是几个官员和军官的事情,这个坑实在太大了,想起战死在大虎岛的数千将士,承宣的心在流血,必须一查到底,把这些贪官清理一下,否则,即使把黄萧养歼灭,还会有更多的黄萧养起兵造反。

    叶欣终于带着人回来了,抬来了更多的大箱子,大堂里根本放不下,大多数堆在院子里,承宣不想再看了,叹了口气,对张楷说:“告诉兄弟们,三天日,补齐所有官兵欠下的官饷。”

    至于是谁把叛匪放进城的,已经不再感兴趣了,他要把广东抄翻天,欠下了五个月的官饷,董兴竟然说欠了三个月,中间差距这么大,董兴全然不知道,真是个糊涂的都督。

    大堂里的军官听到要补发军饷,脸上顿时露出欣喜,这一天,他们盼了很久,三天,三天后,就有饷银了。他们感觉,这个年轻的大人,虽然蛮横无理,做起事来,却比较果断。他们已经听到消息,布政使、按察使和都指挥使都已经被他关起来了,看来,广东要变天了。

    “你叫什么名字?”承宣放缓了口气对大胡子军官说。

    大胡子军官感觉屁股被打烂了,满肚子怨恨,承宣的一系列行动,他全看在眼里,觉得这个人跟广州城里的官员不同,听到终于要发军饷了,立刻感觉屁股不那么疼了,看到他换了一副脸色问话,不好不答:“卑职封保。”

    “既然你们的千户已经死了,这个位置,就由你接任吧。”

    三十军棍,换一个千户,实在太赚了,尽管他皮糙肉厚,至少也得休养一个多月,等他的伤养得差不多了,估计仗也打完了,很是可惜。

    “多谢大人。”

    承宣冲他们挥挥手,“都下去吧。”

    刚刚被带进来的几个人,也跟着向外跑,承宣露出厌恶的神色,大声呵斥道:“来人,把这几个人押进大牢候审。”

    在一片求饶声中,被拖了出去。

    大堂里,只剩下张楷、叶欣等几个最亲信的人,叶欣看着承宣的眼神怪怪的,而承宣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她,他现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叶欣只得怏怏的站在一旁。

    “大人,放过他不再追查下去,已经有了新的主意?”张楷好奇的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