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广州知府在哪里?”承宣拿起大案上的惊堂木,猛的一拍,跪在下面的薛铭、鲍敬风和何梁飞浑身打了个颤。

    “臣广州知府李旭兴叩见钦差大人!”一个身材肥胖的官员上前跪拜。

    “是什么原因,广州城里突然起了大火?”看到他们互相扯皮,承宣更加愤怒。

    李旭兴不敢怠慢,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回禀钦差大人,叛匪攻城以来,城防全部由布政使薛铭大人,按察使鲍敬风大人和都指挥使何梁飞大人接管,卑职只负责城里的地面治安。大火一起,便亲自探查现场,有五六处燃起大火,均为私宅,不像是无辜起火,而是人为。叛匪攻城已有六个多月,在这个时候起火,卑职以为,定是近日有叛匪混进城内,放火闹事,引导起城中混乱,以利于城外叛匪攻城,请大人明察。”

    承宣冷冷的观察下面跪着的四个人,各有各的说辞,各有各的道理,薛铭、鲍敬风和何梁飞虽然低着头,却不时用眼神交流,一定另有隐情,大声问道:“李知府,你是否查清,发生火祸的私宅都是什么人居住。”

    李旭兴犹豫的扫了一眼薛铭、鲍敬风和何梁飞,支支吾吾,“大…大人!”

    承宣感觉李旭兴有隐情不敢明说,拿起惊堂木,啪地拍在案子上,大声怒斥道:“快快讲来,否则,办你个私通敌冠之罪。”

    薛铭、鲍敬风和何梁飞的身子颤抖了一下,脸色顿时土白,李旭兴则吓得叭的一下,趴在了地上,头顶地,大声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失火的私宅,有薛大人、鲍大人、何大人,以及参政、卫指挥使司的官员的。”

    承宣似乎明白了,再看到薛铭、鲍敬风和何梁飞等人的神情,就完全确定广州城失陷的原因,“三位大人,叛匪进城之时,你们在哪里?”

    三个人强装镇定,薛铭开口说:“回禀钦差大人,叛匪进城之时,臣正与鲍大人及何大人正奋力抗敌……”

    承宣叭的一声,把惊堂木摔了下去,“来人,把他们收押起来。”

    张楷伸手一挥,上来十多名士兵,把三个人架了起来,鲍敬风像蔫了的茄子一样,面如土灰,整个身子散了架,薛铭喊冤叫屈,“臣冤枉啊!”

    何梁飞则大声抗辩:“我是堂堂都指挥使,正二品大员,你不过是都督佥事,与我品级相等,无权处置我,我要向皇上参你。”

    承宣冷冷一笑,“好啊,给何大人准备好纸笔,在大牢里慢慢写奏折,全部押下去。”又上来三个士兵,把他们三个人的官帽摘掉,拖着他们就出去了,薛铭仍然不断叫屈,何梁飞仍然抗辩不停。

    大堂下面,李旭兴仍然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广东省三名最大的官员转眼间就被拿下,不由得不让他感觉害怕,承宣拿起一顶官帽在手里把玩,扫了他一眼,问道:“李知府,你家的宅院是否也走水啦?”

    李旭兴哆嗦的回答说:“回禀钦差大人,卑职官微职低,叛匪看不上眼,加上卑职的宅院比较小,叛匪又一时找不到,躲过了一劫。大火起来的时候,卑职得以有时间赶到失火现场,亲眼看到三位大人亲自带人扑灭各自府宅的大火,请大人明察。”

    承宣已经猜到这一点,从李旭兴嘴里说出来,就算有了人证,不能全凭他一人之词,问道:“还有什么人可以作证?”

    听到承宣的语气缓和了不少,似乎没有加罪他的意思,李旭兴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一些,擦了擦额头上冒汗,回答说:“启禀大人,救火的时候,地面上有百名衙差参与了救火,他们可以作证,卑职绝不敢欺瞒。”

    “好,你把名单一一报上来,让他们签字画押,留着证据。虽然叛匪已经逃窜,城里仍然有不少流匪,你对地面上熟悉,要协助官兵把流匪清除干净,对于趁机抢劫等不法之徒,绝不可以手软,罪大恶极者,就地处决。”

    李旭兴长吁了一口气,向承宣叩头道:“卑职遵令。”

    “另外,招募人手,协助官兵清理街道,救治伤员,在四门各设粥场,救济饥民。天气炎热,城内外有大量的尸首,立刻找人去清理干净,施撒石灰水消毒,以防止瘟疫爆发。”

    李旭兴再次叩头:“卑职一定按照大人吩咐,绝不敢怠慢。”

    承宣冲他挥挥手,“办差去吧。”

    “卑职告退。“李旭兴站起身来,慢慢的退出大堂。

    承宣又扭过脸来对张楷吩咐,“广东的官吏已经瘫痪,由你暂时署理广东按察使一职,清查所有渎职的官员,一个都不要轻易放过,并尽快把名单报上来,城里的官兵,暂时交由你节制。”

    张楷走下大堂,向承宣行礼:“遵令。”说罢,也转身离去。

    吩咐完毕,承宣走下大堂,向衙门外走去,叶欣跟在他的身后,撅着嘴,一副气呼呼的神情,承宣现在的神情崩得很紧,根本关注不到她,站在大门口向外看去,看到城里星光点点,官兵一列列的穿行而过,许多衙差在征调民工,神情高度紧张。

    他虽然有便宜行事之权,广州城里发生的事情,还须立刻报给朱祁钰,转身返回大堂,叶欣只好又随着他回到大堂里,看到他挥手疾书,然后递给她,头也不抬地说:“立刻派人送到京城,交皇上御览。”

    叶欣一把夺回来,承宣这才发觉她神情有异,惊讶的看着她,关切地问道:“谁惹你不开心啦,告诉我,我打他屁股。”

    叶欣扭过头,不肯看他一眼,招过一名侍卫,把承宣刚刚写好的奏报递给他,“立刻送去京城,现在就出发。”

    侍卫接过奏报,大步出了府衙而去。

    看她的表情,似乎是知道,是自己无意中得罪了她,却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站起来,挥挥手,让大堂里的人都下去,陪着笑脸说:“叶姑娘,是不是我对你照顾不周,怠慢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