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东域,战场。

    这次东域采取的战术,是在黑夜中偷袭,而且他们挑选的地方,还是距离沉俊旭率军驻地有些远的地方,的确打了大周一个措手不及。

    沉俊旭听闻战况后,连夜点兵支援,但就在他到达之前,这短暂的时间内,大周已经失去了几座城池。

    看东域将士那敢死队一样的架势,似乎不占领到大周的京城不罢休。

    东域领军的还是宇文睿的心腹,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骁勇善战,给沉俊旭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就在他的副将纷纷要和他商量撤退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给本将死守,谁要是敢逃,本将现在就处死他!”

    被沉俊旭的气势镇住了,横竖都是死,这些人宁可战死沙场。

    同样悲戚的,还有百姓们。他们开始对大周的军队失望,认为他们不能保护自己。

    沉俊旭亲自登上城墙,告诉大家:“请各位父老乡亲们相信,宁军战无败绩!”

    今日,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战,而是为了这个国家!至于为什么要坚守这里?因为他不信,在一年前,他就接到消息,慕阙出现在了东域。

    他还派人亲自去中拦截过,结果被他给逃走了。

    追捕的经过,他已经全部告知了宁帝,宁帝不可能没有准备。

    果然,就在战况胶着的时候,宋叶率军,像是从天而降,让胜利的天平,渐渐地偏向了他们。

    在看到宋叶身后那写这宁字大旗的时候,沉俊旭手下的这些士兵,全部都红了眼圈,士气大振!

    “太好了!是宁军,皇上派兵来救我们了!”

    “听沉将军的话没错,要是退了,咱们就失去了最好的反击时机了!”

    宋叶和沉俊旭汇合后,和他了解了一下战场的情况,思索片刻,便排兵布阵。

    沉俊旭其实很高兴,但他还是问着:“宋将军许多年都没带兵打仗了,兵法可还熟记在心中?”

    宋叶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的本事还剩下多少,一会儿沉将军就知道了。”

    其实这个“一会儿”,前后也用了几天的时间。

    沉俊旭配合宋叶,对东域的军队,来了一波完美的反击战。

    这几天,其实宋叶都没出过军营一步,但是他对外面的情况,却了如指掌。

    沉俊旭也终于明白,战争对于宋叶,或者说对于慕泽亲手培养出的那些将领来说,已经是一种本能了。

    和他这种半路出家的人不一样,宋叶身体中每一份血液,都蕴含了战斗的意识。所以才能让他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做出判断。

    等逼退了东域的第一波士兵后,沉俊旭兴冲冲地走进营帐,由衷地夸奖着宋叶:“宋将军的战斗本领,不光没有退步,还进步了!”

    看得出来,比起几年前帮助宁帝夺嫡的时候,宋叶如今派兵遣将更加稳扎稳打,谨慎小心。可以说,他的每一步谋略,都想到了之后的几步,把东域的将领压制得死死的。

    宋叶这次谦虚起来,笑着回应沉俊旭的话:“比起几年前还是有些退步。若是宁帝在场,根本就不用思索,就能做出最完美的对策了。”

    沉俊旭想到慕泽,眼中不由得露出崇拜的目光来。

    他们是隐世的家族,前朝的后裔,最敬佩的就是宁帝了。能在宁帝麾下,听候宁帝的调遣,消息传回到村子中去,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他呢。

    宋叶又谨慎地说:“东域这次来势汹汹,我觉得他们还会卷土重来,传令下去,让所有士兵加强戒备。”

    “得令!”

    沉俊旭亲自去传令后,平静的几天过去了。他们得到消息,西北打起来了。

    由卫楚秋暮烟,容辰和卫楚秀率领的军队,和西北军打了一个平手。

    并且,东域再一次动了。

    和宋叶预料的一样,如果之前那场战役是他们的试探,这次的确是动真格的了,连老人和孩子都上了战场,大周的军人有些不忍心对他们下手,结果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后来宋叶和沉俊旭下令,不管对方是老人孩子还是女人,只要敢侵犯大周的国土,就格杀勿论。

    战场上的血腥,远比想象中的要残酷。人们手上,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

    纵然大周军人的士气不变,可是在东域士兵这庞大数量的压制下,战斗还是出现了颓势。

    这次,由沉俊旭亲自来和宋叶商量:“将军,咱们要不要撤退?等大周的援兵到来?皇上已经知道咱们这边的情况了,大部队正在赶来。”

    宋叶面色凝重,心中也在犹豫。撤军,可以减少大周将士的死亡,等宁帝的援兵一到,必定会把东域的军队打一个落花流水,并且收回他们之前被的夺走的土地。

    若是从结果上看,撤军的确是有利的。但宋叶因为一次失利,现在很是谨慎,他不由得想,如果是宁帝在这里,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这次是他戴罪立功的机会,他一定要做出最优的选择来。

    思索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一早,他目光灼灼地对沉俊旭说了一个决定。

    ……

    西北,两军营帐中,都彻夜通明,谁也没有先动手,但也没放下戒备。

    从高处看,帐篷数差不多,军人和马匹的数量也是。但是宁军的营地,有一种马上要被黑暗吞噬的感觉。

    耶律真今天晚上睡不着,毕竟反击马上就要打响,他望着天空,想到了秀秀在他西北生活的那段日子。

    虽然她不在自己的身边,但是耶律真觉得他们的心是那么近。

    想着想着,他的眼神就狠厉起来。都是容辰的错,如果不是他非要找来西北,秀秀肯定早就接受他了!

    就像是那位老人,也接受了自己的爷爷一样!

    正沉思着,他忽然听到了声音,是马儿在草原上快速跑动。

    他猛地转头寻找,只能看到一个消失的背影。

    耶律真快速地传唤来自己的马匹,翻身上马后,朝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是谁?站住!”

    但是他跑了很久,也没追上那个人。他回到营地后,急匆匆去找了慕阙,但是慕阙已经休息了,有人那他拦在了营帐外。

    没办法,他去了宇文睿的营帐。

    宇文睿也睡下了,但他还是准许耶律真进来。营帐里,只点了一支小小的蜡烛,微弱的火光在摇曳,让里面的东西看不清晰。

    耶律真往他的床榻上看了一眼,床里侧,被子鼓鼓的,应该是有人在那。

    宇文睿把元绣玉带了过来,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并非是上下属这样简单。

    耶律真很识趣地低头,禀告道:“好像是有人离开营地了。”

    “有人?”

    “对。”

    “那你传令下去,排查一番。”

    “明白。”

    耶律真得了宇文睿的命令,很快就离开了,结果排查下来,军营中一个也不少。他想,大概是晚上有风吹动,他听错了吧。

    而他没想到的,的确是有一个人偷偷出了营帐,还请求见容辰和卫楚秀。

    大半夜的,容辰两个人并没睡,他们刚得到消息,暮烟虽然重伤,但是被妙手神医风叶白抢救过来了,如今正在城中养病。

    卫楚秋因为担心她,已经被容辰批准去城中陪着她了。

    正要休息的时候,传令兵送了一个东西过来,要交给容辰。

    卫楚秀发现,递东西的时候,那士兵的脸色有点尴尬。

    容辰把东西接过来,见是一块帕子,上面还绣了两个字“锦绣。”

    仔细闻,还能闻到那上面传来的淡淡香味,容辰的脸直接黑了。

    怕卫楚秀多想,他赶忙要扔掉那个帕子,结果被卫楚秀拦住了。

    他急匆匆地解释:“秀秀,我整日和你在一起,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卫楚秀白了他一眼:“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我是要你把帕子给我看看。”

    容辰把帕子递给秀秀,看到那两个字后,卫楚秀心中浮现出了两个名字。

    她追问:“送这帕子来的人还在吗?”

    “在!”

    “让她进来。”

    士兵出去没多久,带进来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黑色的斗篷,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脸。

    卫楚秀仔细地回想着,她的身影还是没和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合。

    是那个女人主动摘下了帽子,营帐中很亮,看清楚她的脸,卫楚秀惊呼一声:“是你!元绣玉!”

    这么多年不见,她的变化太大了。尤其是这身影,看着像是练过武功的?

    元绣玉淡淡地说:“卫将军,好久不见。我这次来,是有事要找皇后娘娘。”

    卫楚秀冷冷地说:“你是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吗?通敌叛国,明杀暗害皇后娘娘多次,就凭你还想见她?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就行了。”

    元绣玉也不生气,只是眼神沧桑地看这个卫楚秀:“我的确是有事,但是必须要亲口告诉她。”

    “别妄想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敌国的奸细?而且看你还习武了,若是你想要杀了皇后娘娘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